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经典文章 >私藏美文 >文章内容

醉月

2017-02-09 22:25来源:美文网作者:于公谨啊点击:895...

七言诗
 
  于公谨
 
  月色如风风如月,残照夕阳万点血。夜雪清霜疑落花,风流岁月兢飞月。
 
  散文
 
  随心舞动
 
  风,呼啸着;雪,飘着;心,跳动着。
 
  夜,沉寂着;星儿,跳动着;云儿,舞动着。
 
  月色,慢慢浸润着;河流,如一条银链的蛇,在天空中跳跃着。
 
  树,在高呼着;爱恋着夜色的氤氲。素雅的白花,慢慢地绽放着。
 
  谁的孤独?谁的呼唤?谁的依恋?是月色,才贪恋着着夜色的苍茫,是岁月在叹息日子的流逝。
 
  月儿,划过万千的银辉,升起着万千的希望,叹息着月色的苍茫,拥抱着那缕银色的温柔。血液,在月色下悸动。展开心得神灵,张开双臂,乘着风,和着月色,舞一曲婉约心意。
 
  一座大记忆中的桥,搭着过去和今天,还有明天。
 
七言诗
 
  于公谨
 
  岁月如风风在笑,花开如梦梦初晓。红尘一曲白云声,人生故事有多少。
 
  散文
 
  冬与风
 
  已经是北国的冬天了,而风却偷懒了。温暖的阳关,没有了冬季的冰冷,却有着春天的柔情,也有着月色的寂静。
 
  是冬天错过了?还是雪没有光临?还是我睡过去,错怪了冬天的冷漠?
 
  雪花,依然没有绽放;梅花,依旧没有芬芳;雨,却不断在这里流浪。
 
  这是冬天?我不知道。
 
  记忆里的冬天,没有这样的脉脉柔情,挥舞着残酷的刀剪,剪去绿色的缠绵,剪去时间的留恋,带来寒冷的呼唤。
 
  夜里的星辰,逐步沉沦,瑟缩着,似乎已经情断。
 
  裹着岁月,看夕阳,慢慢走过来的春天,是否是已经偷偷地进入了大地的胸怀?
 
  无声潜入梦,天明是春风?婉转回眸时,莫叹花开浅。
 
  风,就这样展开它的怀念;而雪,就这样展开了它的花瓣;星辰,就这样展开了自己的迷茫;树,就这样展开了自己的唠叨。月儿,如银色的钩,发出着诱人的银光,在诱惑着我的脚步,一路前行。云儿,在慢慢地悸动着。  
 
            醉月
 
  于公谨
 
  温暖的寒风,充斥着整个夜晚,寂静的夜空,挂满了萧瑟,就这样无奈地叹息着。而月儿,挂了一丝黄韵,皱着眉头,看着大地,看着星辰。
 
  月儿?是月儿。走出家门的时候,看到了一轮明月,觉得是曾经见过的明月,也是没有看过的明月,因为我觉得明月在天空中晃动着,像是喝醉了一样。明月?醉月?还是我眼花了?
 
  这片天地,是北国的冬天的天地,是在平常不过的天地,是萧瑟的、静谧的天地;但是,这月儿,却在深邃的天空里绽放着自己的辉煌,本已是憔悴的树木,却在月光下彰显着自己的斑驳,也让月演绎着银色的斑斓。
 
  月儿的脸,有些黄色的晕,是羞红了的脸?还是醉酒后的感觉? 
 
  薄薄的轻纱,笼罩着大地的神秘。是月儿的神秘?还是大地的神秘?还是红尘的神秘?谁又说得清?
 
  淡淡的月色,像水,浸润着整个世界。
 
  星儿,讥笑地看着月儿,闪烁不定的眼神,足以说明所有的一切。
 
  月儿醉了?我是第一次看到月儿醉了。
 
  难道不是?是我的心醉了?
 
  岁月,随意挥洒着它所有独有的气息;日子,在欢乐着自己的步子;而我,在躺在时空的摇篮里,慢慢地享受着。
 
  醉了的月儿,是我醉了?还是月儿醉了?
 
                            树挂
 
                                     于公谨
 
    早晨,从梦中醒来,有些懵懵懂懂地打开窗帘,瞬间,不由睁大了眼睛,看着外面的世界。
 
    银色的世界,笼罩着整个眼帘;是雪,新年的雪,轻轻醉染着大地上的一切。
 
    去年的雪很少,而昔年的雪,却有些着急,有些不期而至。
 
    走出家门,看着雪的世界,哦,是雪吗?这有些不是雪,而是树挂。
 
    南国的红豆,是不可能树挂,即使是有雪,也是充满惊奇的世界,但是树挂,就不可能出现了。树挂,是北国冬天里面所特有的现象,而且,也不是可以天天遇到,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
 
    树挂,之所以叫这样的名字,是因为树是白色的,入目中的一切都是白色的。
 
    雪的时候,是不可能把树染成白色,但是,霜可以。
 
    树挂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别的颜色,一切都是纯白无暇,一切都是朴实无华,一切都是如白纱,是天笼罩着白纱,也让整个世界有着一丝神秘的色彩。
 
    美丽的时间,可以说是真正的素裹,也有着一份妖娆。
 
    树挂,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名字进行描写。但是,这个时候,就是真正的纯净的世界。
 
    没有风,柔和的太阳,在慢慢升起。或者,太阳嫉妒这个世界,所以,才会慢慢地升起。
 
    树挂,就这样,慢慢地消逝,就像是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
 
    树挂,是不是一个人生,是不是也追求人生刹那的辉煌?
 
七言诗
 
      于公谨
 
            雪花飞飞雁归去,风雨阻断桃花路。梦里落红曾依旧,寒去将来是芳树。
 
沁园春
 
      于公谨
 
            月色如幻
 
            浮云初绽
 
            独上西楼
 
            望星辰千遍
 
            九天巡弋
 
            江河百转
 
            银戈漫游
 
            山舞风华
 
            水生意气
 
            且见妖娆处处留
 
            须波浪
 
            看翻江倒海
 
            谁使飞舟
 
 
 
            风流慢点春秋
 
            看明日英雄依旧稠
 
            笑一江春水
 
            芳华滚滚
 
            几页秋雨
 
            灿烂悠悠
 
            山在风摇
 
            岁月如刀
 
            留下温馨舟自流
 
            堪忘记
 
            论多情人物
 
            事事不休
 
散文
 
     于公谨
 
    孤独的阳光,有些懒散地躺在天上,有些慵懒地看着大地万物;大地的萧瑟,有些无精打采地看着天上的太阳。
 
    树,有些轻松,或者说是有些疲惫,无精打采地站着,或者说是不太在意,因为鸟儿,依旧在他的头上叫着。
 
    鸟儿?鸟儿,就是鸟儿。没有雄鹰的翅膀,没有孔雀的羽毛,没有靓丽的叫声,只是平常地跳着,笑着,也许是希望冬天的寒气来得猛烈一些,或者,也许是埋怨天气没有寒意,或者说埋怨冬天怎么还没有过去。
 
    长长的天际,传来一声鸣叫,是雄鹰,张开翅膀,迎着不冷的风,快速地掠过大地。俯视的目光,蔑视这一切,蔑视着所有地上的东西,不仅仅只是动物。
 
    云儿,慢慢地在天上逛着,继续像散步一样,在天空里慢慢地走着,漫漫地舞动着,是舞姿?是寂寞?还是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
 
    妖娆的冰,轻轻地揉动着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白色的、纯洁的世界,是冬天里所特有的世界,是一起美好幻想的世界,是一切的美好。
 
    时间,就这样停留,为了这一天,为了这一个世界。
 
    风,依旧有些凉意,寒冷的是冬季,依旧是这里的特色。
 
  七律.春阳
 
            于公谨
 
    无声风雨笑春秋,日月如山山似舟。东去一江沧桑尽,西望两河波浪头。浮云卧看龙与虎,残戈坐观春与秋。最是朝阳无限好,看花须把酒来收。
 
散文:
 
    冰
 
    在北国的冬天,是雪的留恋,也是雪的晚宴,更是雪的缠绵。
 
    冬天里的北国,冰是很容易看到。很冷的天空,笼罩着冰,让冰凝结着自己的欲望。
 
    可是,今年的辽南,却很少有看到冰;即使是偶然看到的冰,也只是薄薄的一层,撑不起一个人的重量,更不用说以往年份里面,荡起冰车,划着冰鞋的游玩。
 
    是春天吗?心里面有着疑问,但是,现在,还不是春天,却有着重重的暖意。
 
    是天空的多情,让无情的雪不在漫洒下来?还是山的多情,让太阳不再离开?
 
    山上,隐隐传来野鸡的叫声,很脆,很响,仿佛是为了欢庆不再寒冷的冬天。
 
    脚下的地,依旧有些沉闷;山,却有些欢悦;而树,也不再呻吟。
 
    冰,不在主角,不再是冬天里面的景色,而雪,也被冬天遗弃。
 
    冰,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看着冬天,而雪,就这样迟缓着脚步。
 
    星儿喘息的时间,看到云儿飞舞。
 
七言
 
    于公谨
 
          艳阳高照山将醉,绿树轻摇花欲睡。月戏长河地自眠,星旋春雨莲宜翠。
 
散文
 
    雾
 
     于公谨
 
    雾,带着神秘的面纱,一直都笼罩着这片天地。
 
    很早的时候,应该说是记住雾的神秘,或者说是记住雾的奇异,是一次去大姑家的时候。那一次是步行,慢慢走着,太阳透过雾气,慢慢地洒在地上,并不多,只是依稀模糊之间,可以看到。而且,雾,充塞着路,路也变得缥缈难测。带着好奇,带着探索的欲望,漫步走进雾里,看着雾中的一切。而雾中,依旧是神秘。偶尔,听到了声音,就像是仙人在交谈。
 
    走了一会儿,太阳逐渐变得强烈,低处的雾,逐步在太阳的目光下,开始变得胆怯,变得消散,变得清晰,让地上所有的万物都变得清晰起来;但是,高处,或者说是山上,依旧被雾笼罩着,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神秘,依旧有着自己的神奇。
 
    走到山脚下,听到山上有人交谈的声音,就像是听到了天蓬元帅和齐天大圣谈话,带着好奇,看着在雾上行走的人。
 
    当我到了山顶的时候,看着大地,心中有些微微荡漾。这个时候,我是不是也成了二郎神?知道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也会成为神仙。
 
    但是,当时,我却并不知道,雾是有毒的。还有,当时,雾是很稀少的,不像现在这么多。
 
    雾,已经不再稀奇,而是变成了令人讨厌的天气现象。
 
 《清平乐》   
 
          于公谨
 
                玉楼明月
 
                望断秦宫雪
 
                莫语长城非汉阙
 
                且道唐装竞越
 
 
 
                休说白雪高峰
 
                却忆银月西风
 
                心动春秋将逝
 
                花香意动龙腾
 
散文
 
    雪
 
      于公谨
 
    风,是北风,刮着,很大,像在哭喊着什么,或者是在呼喊着什么,但是,却没有了寒意。
 
    本来是有些并不在意,却没有想到,这风,却带来了一丝意外的惊喜。
 
    早晨醒来的时候,无意中向窗外看了一眼,才发现昨夜下了雪,才知道风在呼唤什么。
 
    在北国,在冬天,雪,应该是很常见的,就像是到了秋天,大雁应该向南飞去一样。
 
    但是,今年,雪,并没有落下。
 
    是不是我有些记错了?
 
    没有。今年的冬天,温度有些暖和,从来就没有过冬天的寒意,也没有冬天的僵硬。雨,在寒冷的冬天里,总是不断地降临下来,总是不断地袭击着。而雪,并没有降临多少。
 
    雪,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女郎,或者说,是神秘的女郎,总是在徘徊着,总是不肯降临。
 
    雪,轻轻地落下,生怕惊扰了我的梦,却慢慢地进入我的梦里。
 
    雪,这就是无香梨花的开放。
 
 《卜算子》 
 
          于公谨
 
                坐看残阳血
 
                对饮黄花酒
 
                别去西楼残月游
 
                唯有影独瘦
 
      
 
                霜雪寒冬久
 
                风雨新春后
 
                心动彩虹七色时
 
                但见花香走
 
散文
 
    随笔
 
        于公谨
 
    太阳,明媚而又明亮;是我的心儿明亮?还是太阳明亮?
 
    雪,刚刚袭来;大地,纯洁的风华,朴素的妖娆,一切都显得是平淡而又平常。但是,那阳光,却没有寒意,也没有雪所带来的冷瑟,也没有雪所带来的冷峭;有的,只是柔和的阳光。
 
    微动的寒风,流动着一点点寒意,却没有一丝丝寒气。
 
    慢慢地走着,在雪上迈动着脚步。偶尔,抬起头,可以看到远处的山,在反光着太阳的颜色,在晃动着人的眼睛,在诉说着雪所独有的魅力。
 
    冬天里面的太阳,并没有柔情,而所有的,只是讥笑,在看着冬天里所有瑟缩的动物;野兔,在跳动着,跑着,没有了食物,却很乐观地漫步,觉得春天并没有多远。
 
    太阳,绕着山,和人在捉着迷藏,也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它必须开始休息了,但愿它能够做过好梦。
 
    不知道为什么,或者说是我的心有些沉重,明媚的阳光并没有带给我好的世界,也许是时间为了锻炼我的胆量。——这几天有些不舒服,所以,才会让阳光这样偷偷溜走。 
 
 
 
七言
 
    于公谨
 
          东风屈指数寒天,雪地冰封慷慨难。星溪月动天覆地,河秀江流水动山。
 
散文
 
    随心
 
    心儿,随着风,慢慢地跳动着;看着夕阳,慢慢地游动着,在山上,在天空,在月亮的头上。
 
    已经是三九了,春节也开始一天天逼近,可是,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兴奋,依旧是平平淡淡地过着每一天,依旧是慢慢地在天地之间品尝着岁月的凄迷,品尝着日子里的踌躇和犹豫,品尝着时间的一去不再回返。
 
    我知道自己已经是不再年轻,也知道必须是面对很多事情,也是应该知天命的时候,却不想作为人生的输家,就此慢慢地离开这个世界,我想,我应该是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没有丰功伟绩,也没有鲁迅肯于赤膊斗争的精神,所以,看到的世界,很多时候是灰暗的,却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只能是默默地接受。
 
    很多人都在崇拜着美国的民主,很多人都说着白人的伟大。但是,我想要说的是,美国有过民主吗?白人伟大过吗?他们是强盗和骗子,让我们相信他们的文明,欺骗我们,如果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就会举起刀和枪,逼迫我们来低下头,向他们投降。这就是美国人的民主,也是白人世界的文明。
 
    如果没有我们的文明和科学为基础,白人的时间会有世界?他们会在世界上横行无忌?他们给过我们发展科技的费用吗?没有,他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白人从来就是强盗。
 
    所以,不用羡慕别人的活法,走自己的路,才可能会有自己的人生。
 
 
 
 
 
七言
 
    于公谨
 
          杨花欲绽霜戏雨,柳色思娇香与甜。冷气轻轻道长久,红梅漫漫问春秋。
 
散文
 
    意外的雪
 
            于公谨
 
    昨夜,很冷的风,总是吹着夜色;夜晚的星儿,有些寒气,抖着;月儿,有些疲惫,也有些瑟缩地看着步履匆匆的我,也有些讥笑的含义。
 
    早晨醒来,并没有向外面看去,知道出了门,来到了外面,看到了整个寒冷的世界。
 
    但是,我依然还是没有注意,只是和昨天晚上一样,步履匆匆地走着。
 
    和以前一样,上了车,下了车,知道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地上的雪儿。
 
    昨夜下了雪吗?
 
    我多少有些意外,看着雪。
 
    雪,有些蓬松,有些少,就这样静静地地待在了地上。
 
    雪?真的是雪?我知道了,也有些惊讶,更有些惊奇。
 
    雪,就是这样突如其来地进入了我的世界,进入了我的视野。
 
    突如其来的雪,让我想到了人生。
 
    人生,有多少是这样突如其来的事情?
 
    突如其来,有惊喜,也有烦恼。
 
    下一次突如其来的事情,是惊喜?还是烦恼?
 
    很多时候,我期待的是惊喜,但是,更多的时候,只是惊而没有喜。什么是喜?
 
    我一直都不知道什么是喜,也许,我就没有接触过喜事,或者说我的人生并没有喜。
 
七言
 
    于公谨
 
          夜半酣眠雨敲门,疑是梦中故乡人。声音已老容颜旧,英年一曲书新春。
 
散文
 
    圆月
 
        于公谨
 
    和往常一样,都是在早上六点半就起床。
 
    北国的冬天,六点半,是启明星还没有完全退却的时候,也是新的一天将要开始的时候,也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为了有一个好的身体,我总是这个时候出门,这个时候散步,这个时候迎风走着,去到工作单位。也许,是熟视无睹的原因吧,我从来就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天空,也没有看到外面空中有什么,或是云,或是逐渐隐去的星星,不会再有什么。可是,今天,我步行的时候,发觉自己的影子斜斜地应在雪地上,孤独地伴着我前行。
 
    影子?天没有大亮,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影子?怀着疑问,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天上。一轮明月,斜斜地挂在了西面的天空。是圆月。
 
    哦,圆月的光芒,已经有些暗淡。圆月?今天是阴历十几?不可能是十五,因为月亮很圆,十五的月亮不可能是圆润的,如圆圆的玉盘,只有过去之后,或者是提前之时,才会看到圆月。
 
    月亮的月色,有些银光,有些绵软,看着地上的我。它也是孤独的吗?
 
    还是,我的内心是孤独的?
 
七言
 
    于公谨
 
          雪化寒风依旧在,阳光三月霜似海。白花不绽怨春迟,江河潮东颜将该。
 
散文
 
    细雪
 
        于公谨
 
    雪,一般来说,都是说,大雪,或者说是雪花飘飞的时候,也是天色看上去忧愁的时候,也是云彩堆积着压在高楼的头上,想要看着沉闷的天气,在天野间流浪。
 
    而雪儿,听起来就应该有些细小,或者是娇嫩,似乎是捧在手中,似乎是在地上飞舞,似乎更像是邻家顽皮的女孩。
 
    大雪的时候,心里总是很压抑,很慌乱;而细雪,则有些顽皮,连带着人儿也有些欢快和轻松,也有些高兴,看着朦胧的天色,有着一次浅浅的兴奋。
 
    细雪,有些逗趣,也有些高兴,也有些徜徉的味道。偶尔,可以看到,碎碎的雪,慢慢地落在了地上,慢慢地散落着,慢慢地步在田野。
 
    树,静悄悄地看着,虽然已经有些憔悴,但是,却也有些兴奋,或者说是不甘,或者是在发出呐喊。
 
    而山,依旧有些萧瑟,也有些静悄悄的,让人惦记着。
 
    雪儿,依旧还是落着,细细地落着,顽皮地落着。
 
《踏莎行》
 
        于公谨
 
    明月如珠,
 
    夕阳似舞。
 
    梅花戏雪惊奇出,
 
    长山裹素冰化珠。
 
    寒冰漫数落红数,
 
    浮动余香,天色似湖,
 
    夜半酣梦雨敲门,
 
    梦中亦是故乡里,
 
    醒来岁月竟日逐。
 
    
 
散文
 
    梦回故乡
 
           于公谨
 
    小溪的水,慢慢地流动着,不慌不忙地走着,像是在品尝着日子的悠闲,或者是品尝着岁月的迷茫,或者,只是想要散步。它,在我的记忆里,一直都是不慌不忙地走着,从来就没有像大河一样匆匆忙忙的样子。就是这样,从村的东头,流向村的西头,就这样日夜不停,就这样从不休息,就这样一直从容不迫地流动着。
 
    小溪,不客气地把小村子分成了两个部分,就像是一只颤抖的手,划过大地,所以,河流的走向,总是弯弯曲曲的,从村子的中间,慢慢地走过。没过脚踝的水,清晰地看着天空,看着白云,看着风,看着不远处的山。
 
    白天的时候,也许是喧嚣的缘故,也许是有人惊扰的缘故,也许是不想让人知道的缘故,小溪唱歌的声音,很小,只有靠近的时候才可以听到。有时侯,回想起来,我觉得这是不是小溪因为在白天有些害羞的缘故?还是不满意村子里的喧嚣?还是怕人们惊扰了它的歌唱?
 
    夜晚,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人们已经酣睡了,小溪的声音高了起来,像是一首安眠曲,催促着人们的安睡,也是催促着人们早点休息。月亮,和小河相对着,好像是落在了小溪里面,在小溪里面洗澡,安安静静地洗澡,生怕打扰了人们的睡眠似的。
 
    小鱼,小溪很小,所以,从来就没有大鱼,也没有可以让人吃饱的鱼;小鱼,总是怡然自得地悠着,或者是一动不动,看着村子,或者,吐出一个水泡,好像是不高兴,或者是对村子里的事或人看不惯。但是,它们却很喜欢孩子,当孩子们踏进小溪的时候,它们就开始活动起来,展现着活力,和孩子们捉着迷藏,倏而快速游动,倏而快速躲在石头下面,倏而靠在岸边,让人琢磨不透。夜晚,月亮落在水里,而鱼开始戏弄着月,或者是挑逗着月,或者是和月玩耍;这个时候,鱼儿也露出了顽皮的一面,让人欣喜。偶尔,鱼儿高兴了,就会跃出水面,发出响亮的动静,想要喊醒梦中的人们。这是鱼儿的顽皮?还是鱼儿的不甘心?难道鱼儿不用水及了吗?
 
    溪边的柳树,像是一个个正在洗头发的少女。垂着长发,落在小溪里面,浸润着,像是正在梳洗打扮。它是待嫁的新娘吗?还是顽皮的女童,正在不断戏水。柳树,并不都是直条条的,而是有些是弯曲的,就像是烫着头发的美人,也一样待在河边,一样地梳洗着自己的头发,也一样地看着这片云,也一样地看着这片风,也一样地看着这样的天空。
 
    柳树的活泼,映着水流,鱼在动着,云在流着,风在飘着,而鸟儿在有着,这是天空的一切,也是一副美丽的图画。
 
    鸟儿,不断地落在了柳树的头上,是装饰,还是柳树的头钗?
 
    微风,慢慢地流动着,左右摇摆着,安安静静地看着村子所发生的一切。炊烟,慢慢地从烟筒上升起,左右晃动着,向上攀升着,然后在慢慢地消散着。
 
    太阳,依然是从东方慢慢地爬起来,因为这里的世界,总是淳朴,总是显得悠闲,总是没有节奏,一切都显得很慢,很慢,脚步走到慢,月亮升起来的慢,而河水流的慢,太阳爬的慢。
 
    山,在这个时候,总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山村,在山的脚下,而小溪,在村的中央。从山上看下去,小溪,就像是一条细细的、但是很长很长的小蛇,慢慢地从这里流向远方。
 
    野花儿,慢慢地绽放着,释放者自己的香气,慢慢地流向山下,慢慢地四散开来,慢慢地传向远方,慢慢地在天地之间荡着。这是野花儿,还是乡村流出来的香气?这个时候,乡村,就是一个美好的梦境,是梦境,是梦境?
 
    我真的在做梦吗?还是梦里回到了乡村?
 
 
 
七言
 
    于公谨
 
         芭蕉树下听风雨,
 
         斜阳西下见卧虎。
 
         最是春风无限好,
 
         看花须把酒来收。
 
散文
 
    雪
 
    天色阴沉着,就像是阴郁的心,有些郁闷,让人有些喘不过起来。
 
    天空,依旧是冷的,让人瑟缩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躲起来。在辽南,这个时候,如果是刮风,或是呼啸着北风,让人感动寒意,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今年,有些不同以往,没有寒意,只有微微的冷意,只是冷意而已,而不是寒气。还有,在冬天里,很多时候,在以往,这个时候,雪满山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今年,雪很少,也很淡,也很轻,好像是担心惊扰了这个世界似得。
 
    我的心有些拨动着,是雪。今天下雪了,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也是第一场第一次细雪。
 
    细雪,说的是下的时间很细,很小,也会是很纤巧,是和鹅毛大雪相区别而言的。
 
    说起了鹅毛大雪,就应该想到很多事情。很久以来,下雪,如果是鹅毛大雪,肯定是温度很高,虽然雪的花朵很大,很吓人,但也只是吓人而已,并没有多少威慑,因为鹅毛大雪代表着只是雪下的很大,但是,时间很短,所以,雪就不可能会大,也很少会大,也就不大可能会令人害怕。
 
    但是,小雪就不同了。如果是小雪,特别是特别纤巧的雪,就让人有些担忧。纤巧的雪,一般下去了时间都很长,虽然是有些润物细无声,但是,积累起来就可怕了。
 
七言
 
    于公谨
 
          午夜忽闻雨敲门,慵散星儿几道纹。抬头遇见故乡土,初醒便疑梦中人。
 
 
 
散文
 
    冬天的意义
 
              于公谨
 
    今天,就是新年的今天,我第一次感到了冬天的寒意。
 
    太阳高照着,北风呼啸着,雪花在天空中飞舞着,在阳光的光环里旋转着,映显着七色的光环,在天空里跳动,乍隐乍现,令人眼花缭乱。
 
    冬天,这才是真正的冬天。本来是很普通的北国冬天,但是今年却很少见,这不能不令我心中感慨。
 
    北国的冬天,和南方的冬天有着天然的不同。因为南方的冬天,根本就不能叫做冬天,只是一种微冷的感觉而已;而北国的冬天,是肃杀和严酷,没有一丝的柔情。打一比方,南方的冬天,就像是一个含情脉脉的少女,舞动着美妙的身子,抖动着,让人感动弱不禁风,让人觉出了寒意;或者说,南方的冬天,更像是一个滥情的公子哥,总是和秋天、春天牵扯不断,总是迟迟不肯放手,总是藕断丝连,总是回头张望,总是心怀希望。
 
    而北方的冬天,“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奇异景色,绝对不是嘴上说说的,而是现实中发生的,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在秋深的季节,万物已经开始泛黄,开始想要酣睡,开始在烈烈的风力发出“我害怕了”的声音,只有松树开始了挣扎,不肯向寒风低头,独自撑起了北方的绿色。对了,这个时候,还应该是有花儿的,是秋菊。每一年冬季来临之前的时候,霜先袭来;趁着霜,菊花开始绽放。树叶开始飘飞,万物开始调零,而而整个世界都将被寒意所湮没的时候,偶尔,却可以闻到一股自然的花香,也可以看到花儿的绽放。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可以知道,原来看上去娇嫩的花儿,也有傲霜枝。
 
    这是让人有些意外的景色,有惊,有喜,又兴奋。
 
    冰,已逐步的开始三尺之寒;水,也逐步地会失去了活力;树,在风中不断哀嚎着;草儿,在风中哭泣着。
 
    北国的冬天,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无论你是否喜欢,无论你是否高兴,无论你的身份高低,冬天都会来临,而不因为谁的原因而迟缓自己的脚步。
 
    雪花,开始飞舞。天空中的仙女,永井准备了花朵,或者不习惯这个世界的污浊,或者只是想要装饰一下这个世界,或者是想要让这个世界有一个纯洁的空间,——就是这样,这个世界开始红妆素裹。
 
    花开了?没有香气;是雪来了?却飘舞着花瓣。这个时候,如果静下心来,就会察觉到自己生活在一个童话的世界里。
 
    这是我记忆里的冬天,也从来没有觉得有过变化的春天。但是,在今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
 
    今年的冬天,和往常不一样,不再是北国的冬天,而是和南方的冬天一样,缠缠绵绵,不曾露出自己冷峭的一面。
 
    这还是北国的冬天?我心里不断问着自己,也记得很有可能的是,今年北国的冬天,也就是这样甜甜蜜蜜?
 
    我的想法和猜测有些一厢情愿了,因为就在今天,我感到了冬天,真正的冬天,今年冬天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冬天。
 
七律
 
    于公谨
 
    朝霞飞落水漫天,枫叶欲醉山欲燃。回头惊见龙取火,低眸乍现虎惊山。星伏月进西楼里,雨打光飞东海边。慷慨岁月道慷慨,举杯笑语破春寒。
 
散文
 
    随笔
 
        于公谨
 
    雾,飘飞着,散落着,如挥之不去的噩梦,在天空中,不知目的地荡着,如一缕孤魂,或者说是没有根本的浮萍,就这样飘着。
 
    太阳,慢慢地出来了,柔媚地看着大地,而它的眼神有些冰冷,没有带者一丝情感。
 
    风,慢慢地吹来,不知不觉地驱赶走了雾气,让天地之间一片空明。
 
    地,依旧是僵硬着身躯,没有一丝丝的柔情。
 
    冰,开始封冻,虽然没有以往的僵硬,却也有着自己的柔弱,让我的心底平添了几分怜惜。
 
    心里有些叹息,走在路上,看着天上的太阳,想着心儿的港湾,是心儿休息的地方,是放松紧张情绪的地方,是暂时躲避现实的地方。
 
    身体的港湾,是床吧?在我的记忆里,床,是我休憩的地方,也只是身体的休憩。而心儿的港湾,并不是时时都会有的,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或者是突然有了新的感悟,才会偷懒一会儿。即使是夜里睡了的时候,心儿也很难进入休息的港湾,劳累和疲惫,并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事实存在的。不知道别人是否怎么活着,但是,我觉得自己很多时候都是像一根绷紧的弓弦,很累。
 
 《卜算子》   
 
          于公谨
 
                风怒浪涛摧,雨泣阳光到。不见春声五月星,唯有百花俏。杨柳渡玉门,瀚海闻人笑。滚滚红尘怨多情,又见晨曦好。
 
 散文随笔
 
    夜里遐思
 
        于公谨
 
    星儿,在天空中散步;我,在夜灯下踱步;星儿的心,在犹豫;我的心儿,在徘徊。
 
    仔细地看着夜晚的天空,认真地望着明亮的星儿,却发现星儿在不断地跳动,是顽皮,还是星儿不甘心?还是迷茫?还是不应该有的忧伤?还是在怀念月亮,在牵挂月亮的安危?
 
    一丝淡淡的白云,在慢慢地游动着,在慵懒地看着星儿,在漫漫地飘过,好像是不想惊扰到星儿似的。
 
    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天空里的星儿是不是在沉思?否则,它怎么会如此安静?
 
    远处的山,依旧沉默着,不说话,只是有些倦怠地倾听者这个世界的喧嚣,也有些憔悴地望着这个世界,安静的如同一个老人。白天的时候,看到了山,并没有觉得山有什么可怕,因为那个时候,可以把山踩在了脚下;即使是这样,山,依旧沉默着,用厚实的胸膛撑起了我的脚步,满足我探索的欲望,可是当我陷入迷途的时候,山依旧还是沉默着,依旧没有任何言语。冬天里的山,总是带着一丝凄然,和春、夏、秋三季的山,成了鲜明的对比;春、夏、秋三季的山,总是挺起了胸膛,在蔑视地看着世间万物,在凸显着自己的骄傲。而冬天的山,却让我感到真实,有着别样的感悟,因为这个时候的山,总是带着岁月的沧桑,等待着春的起航。
 
    河流,已经失去了活力,不再有惊慌,不再有活泼,也不再有歌唱,只留下许多的记忆,也留下了很多微微的失意。有些悸动,在风中凝固,成为回忆里的印记。如果这个时候认为这是河已经匍匐在冬天的脚下,已经屈服于冬天的统治,那么你就错了,因为这是假象,只是为了让你看到的假象。站在高处,在阳光下,可以看到一条蜿蜒不断的白蛇,由近而远,逐步变得细小,就像是它的尾巴,在寒风里不断扭动着身躯,挣扎着;或者,像是一条作势腾空而起的白龙,在远方已经飞入云霄,而它的尾部却留在了这里。看到这一切,就不能明白,原来河流并没有低下头,也没有向冬天臣服,它只是在积攒着力量,等待着,等待机会,等待一飞冲天的机会。
 
    树,已经变得苍白无力,被冬天的寒意折腾着,却也不甘心,依旧树立着,笔直地站着。树叶,被风摧残,早已不见了踪影;细小的枝桠,也被风撕扯着,有的经受不住变被风抛在在了空中,随风飘荡。树,依旧树立着,依旧用自己的身躯,挺立着,坚强地抵抗着冬天的寒意。风,呼啸着;这个时候,如果走在树德旁边,可以听到树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在拼搏着,在用自己的每一份力气,抵抗着冬天的肆虐。
 
    草儿,瑟缩着,在风的咆哮中,抖动着,摇摆着,看上去,草儿已经屈服在风儿的脚下;但是,却不知道,草儿,只是为了迷惑风儿,因为它知道,春天已经不远。
 
    鸟儿,叫着,“好冷”,却飞着,对风展开翅膀。难道它是在追逐冬天的脚步?还是为了迎接春天的到来?
 
    沉思中,看到暗夜里远处的灯光熄了。哦,我有些恍然地明白,夜深了。
 
   五言
 
       飞雪送东风,夜雨恋春花。杨柳轻飚久,月动到谁家。
 
散文
 
    艳阳天
 
                            于公谨
 
    太阳,用它明媚的眼睛看着大地,无风的世界里,显现着和谐的自然神奇。偶尔,在河边一块竖起来的的冰,折射着太阳的光芒,泛着七色的神采飞扬,在天地间流荡;有些慵懒的白云,在阳光的注视下,不自觉地羞红了脸颊,泛起丝丝的红晕,显露着冬天里特有的温润。
 
    阳光的目光,依旧还是有些冰冷,有些傲娇,有些特有的傲慢,但却与往昔不同的是,它多了几分艳丽,也隐藏着自己曼妙的舞姿,生怕被别人发现似的。树枝上,高高的雪,在颤抖着,在歌唱?还是在跳舞?融合着阳光的韵味,发出内心的欢笑。仔细地分辨着,可以看到从树德缝隙间漏下几缕阳光,几缕眩晕,几缕光环。这些让我从心底涌起了一丝的怀疑,这些是不是太阳醉酒之后的现象?还是欢乐中有些得意忘形的太阳?还是笑了之后,身子有些颤抖的表现?
 
    新鲜的空气,湿润着,湿润着这片天地,没有冬季里的躁动和不安,只有太阳的微笑。
 
    突然,心里有所触动,高层的阳光,在冬季里,在这样的天气里,会是什么样子?
 
    向山上慢慢地爬去。太阳,很欢喜地看着我的脚步,冷瑟的天空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寒意依旧充斥着这个天地。而我的心头火热,像是一条奔腾呼啸的河,在翻腾着,在不断咆哮着,在不断催促着,使我在仓促之间,加快了脚步,来到了山的顶部,沐浴在阳光下。
 
    阳光变得更加柔媚,更加多情似水,令我不知不觉间沉醉。这一刻,我躺在了阳光的怀里,让阳光抚摸着,身心便有了太阳的味道;惬意的感觉,令山上的白雪,都发出欢呼的叫声,都在感慨着心情的愉快。
 
    清新的云,依旧飘着,融进丝丝的仙韵,既显得自由自在,有显得怡然自得。
 
    漫步在阳光里,跟着阳光的脚步,本来已经清晰的思绪,顿时变得模糊和沉醉;本来是舒适的心,也变得缠缠绵绵,在太阳的目光下开始荡漾;也受到了太阳的影响,变得神采飞扬。
 
    阳光不断地舒展着身姿,不断地拓展着自己的怀抱;但是,远处的山,依然悬浮着,飘在天空中;而城市,只能看到悬在空中的楼阁,这就是传说中的“空中楼阁”?我不知道,也说不清楚;同时也觉得,太阳让雾升腾,也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神秘,也带来了神奇,从而让人涌现着探索的欲望。
 
    哦,我忽然有些糊涂了。这个时候,山下的人看着我,是我在太阳里?还是太阳在我的心里?    
 
                                           《卜算子》
 
                                            于公谨
 
                                        寒雪送东风,
 
                                        杨柳戏春晓。
 
                                        月色清凉动我心,
 
                                        更有花香到。
 
 
 
                                        过客问柳梢,
 
                                        岁月催人老。
 
                                        不再匆匆浪漫时,
 
                                        惊见天将晓。
 
散文随笔
 
    刹那光华
 
            于公谨
 
    慢慢踱着步子,先是灯光下,然后是在树木林子里,然后是靠近河边的走廊上。
 
    河边的走廊,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着,靠着河,任由黑暗掩盖着。
 
    和往常一样,只是在一个人孤独地走着,一个人寂寞的时候,一个人孤独地让黑暗带走一丝心上的沉珂,却也展开了太多的惆怅,还有太多的失意。
 
    我以为这也是一天的总结。
 
    一切似乎和平常一样,并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太阳,而这个黑夜里面的太阳,在这一瞬间,照亮了这片天地。
 
    黑夜里面的太阳?黑夜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太阳?有太阳的黑夜还会说黑夜吗?
 
    微微有些奇怪,但是,这太阳却存在着,让这里成为白昼一样。本是黑暗的夜里,却展现着独特的魅力。
 
    街灯,这个时候,城市里,应该是它们的天下,但是,在这一瞬间,却失去所有的神采。
 
    哦,这是什么?
 
    在这一刻,我有些不明白,有些疑问,也有些意外。
 
    就在这个念头并没有转完的时候,就听到了响声。哦,是礼炮啊,我恍然有些明白了。
 
    是年关近了,所以,人们为了庆祝节日,不少燃放着鞭炮,以庆贺自己高兴的心情。
 
    所以,这是礼炮在空中爆放,这些刹那的光彩,展现着自己的美丽,展现着自己的辉煌的刹那。这和一个人的人生有些相像。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喜欢樱花,因为他们追求的永远是瞬间的绽放和辉煌,而不是长远。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为什么很多人只是瞬间有着名利,过后却如云烟。
 
    厚积薄发才会长久?我不知道,也没有想明白,这个时候,天地有重归于平静了。
 
                                《卜算子》
 
                                        于公谨
 
                               三月春花香,
 
                               树上黄莺笑。
 
                               垂柳轻扬羞见风,
 
                               又见红梅早。
 
 
 
                               挥手凤凰鸣,
 
                               举杯明月笑。
 
                               漫步青山水戏云,
 
                               灯火阑珊俏。
 
散文随笔
 
   偷一段时光
 
             于公谨
 
    波浪,在涌动着;浪花,在滚动着;偶尔,传出了的尖叫,才会感觉到这不是海,而是人海,是人的海洋。
 
    到处的人流,都是匆匆忙忙,脸上的笑容在荡漾,街上的拥挤有些玄幻,变化着在每一个人行人的脸上,带着对春节的期待,带着对未来的祝福,带着明天的希望。
 
    本来是不想凑这个热闹的的,但是,因为有些事情想要办,所以才来到了这里。
 
    但是,这里的人流,让我从心里产生了畏惧,不是对他们的畏惧,也不是对幸福的畏惧,而是对拥挤的畏惧;人多了,拥挤的时候,就会耽误很多时间的。我觉得我的时间很少,而不应该为此而耽误。而在人群里,我却感到了一丝别样的感觉,受到了这些人心情的影响。
 
    花儿,这个时候开了,红红的,笑容满面;等他们发出声音,你就可以知道,这是孩子们的脸,也是真正的花朵,在北国冬天了真正绽放的花朵。美丽的女人,脸上挂满了自信,这个时候,她们是想展露着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却没有想到会成为孩子们的陪衬;男人,却成了树,守候着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偷一段时光,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抬起头,看着远处的楼房;而远处的楼房上一扇窗前,闪现着人影。
 
    远处的楼,是独特的风景。
 
    而我们,却是楼上窗前人眼中的风景。
 
 五言诗
 
    于公谨
 
          水池生碧草,楼房高处人。笑看斜阳醉,不见月亮村。
 
散文随笔
 
    偷一段岁月
 
             于公谨
 
    用年龄的剪刀,偷偷地剪下一段时光,也想留下一段美好,更想让记忆永远不老。
 
    金色的阳光,抚摸着心底的惆怅,抚摸着身上的沧桑,抚摸着脸上的迷茫;微冷的寒风,越过了远处的山峰,走着遥远的路程,带着曾经的梦,触动我心底的心声。
 
    好像是曾经的记忆,好像是拥有的回忆,那时好像没有好冷的冬季。花儿开了,花瓣在空中跳着,随风飘着,舞蹈着,最后落在了肩上,绯红四溅着。远远的花香,在天地之间飘荡着,是春的飞扬,是时间的流浪,是风儿的徜徉。
 
    就这样,微微地阖上眼睛;就这样,坐在花丛里;就这样,品尝着花儿的芬芳。不需要酒,心儿已经沉醉;不需要赞美,花儿的笑颜是一首唱不尽的欢乐的歌;不需要河流,花儿的芳香已在流淌。
 
    偷偷地剪下一段时光,让灰蒙蒙的天空,能够触动山涧的轻松。在不经意的时候,会有忧愁,爬上了心头;而风,在飞动着,唱着响亮的歌声。本是失望的时光,却有些意外在飞翔,无尽的梨花,就是这样突然地不慌不忙,而又潇潇洒洒地落下;翩翩的舞蹈,诉说着地老天荒。而这时,所有的失忆,都被这无香的梨花吞噬,天地之中,又重新有了纯洁,也有了纯净,更有了希望。微微地期待着,好像时间的河流不在流淌,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偷偷地剪下一段时光,让荷花开始绽放。青蛙的鸣叫,星儿在天空中无声地微笑,月牙儿的骄傲,在这个时候,都显得飘渺。升腾的心中,和着夜里的深沉,抚着多情的土地,共同织着时间的匆匆。不想让时间走动,不想让时光流逝,却无法挽住时间的脚步,也只能是偷偷剪下一段时光。
 
    偷偷剪下一段时光,让秋菊拥有自己的芬芳,也是让秋菊不再迷茫,也让秋菊不在等待和期望,——盛开的是秋菊的傲霜。水儿,失去了活泼,多了一份岁月的沧桑;鸟儿,也不在兴奋,多了一份沉稳。雁子在蓝色的天空中鸣叫着,显得依依不舍,但是坚定地离开这里。堆积起来的朦胧和憧憬,变成了现实的光明,让万物欢庆;稻浪的翻滚,水果的飘香,是天地之间有了期待和缠绵。
 
    用年龄的剪刀,偷偷地剪下一段时光,也想留下一段美好,更想让记忆永远不老。   
 
五言诗
 
     于公谨
 
           斜雨问寒风,花落是春声?雪漫非绚烂,但见雁在行。
 
散文随笔
 
    云儿的春节
 
             于公谨
 
    天,慢慢地变得暗起来了,而且是越来越浑,仿佛是夏日的黄昏。
 
    但是,冬天里,是不可能有着夏日黄昏的;而今天,却出现了这样景致。
 
    心里难免有些好奇,也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天喝醉了?还是天高兴的不知道南北方向了?或许,是云儿看着春节将要来临,于是聚在一起开始开会;在会议刚开始的时候,简单地商量了一下,简单地想要欢乐一下。毕竟是一年的时光,也应该是时候放松一下,应该表达和总结着自己的心情,自己在这一年里所有的得与失。
 
    所以,可能这一切都是从一个简单地开会聚齐开始,没有想到的是,参加的云儿,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多的云不甘寂寞,都赶过来,所以,云儿越来越密集,直到遮住了太阳,形成了灰色的幕帘,挂在天上,有些慌乱地看着大地,担心打扰了大地的人们欢乐。可是,大地上的人们,依旧是兴高采烈,依旧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笑意。
 
    于是,云儿继续招朋唤友;于是,天色便变得越来越暗。
 
    也许,开始的时候,云儿也只是想要开一个春节茶话会,像人类一样,谈谈心,述说一下一年里发生的事情,也畅谈一下对未来的憧憬。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参加的云儿太多了,已经不是简单的茶话会了;茶话会便变成了聚会,变成了歌舞会。到了这个时候,云儿也只是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欢乐之情,表演一下自己的节目。
 
    云儿的节目,没有了精致,素来粗犷,却很美丽,就像是突然起来的雨。
 
    在北国,数九寒天的时候,怎么可能会下雨?但是,雨却在飘飞着,确确实实地飘飞着。
 
    也许,这是云儿顽皮的结果;也许,这是云儿捣蛋的结果;也许,这是云儿看到人间亲人相聚、父子相亲、亲人相欢的景象,心儿激动的结果;也许,是云儿看到人间奇异的感情,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动,便哭了,高高兴兴地哭了,落下了眼泪。
 
    哭泣,是天的哭泣,所以,才会有了雨。
 
    云儿发觉是雨的时候,觉得自己不对,表达错了感情,不应该用泪水来欢庆,更应该用的是花儿来表达它炽热的情感。于是,一次雪花,紧挨着雨后,便悄然地走了过来。白茫茫的世界里,到处是纯洁的惬意。雪的花儿,绽放着,从空中落下,像散步一样,带着欢快的心情,在旋转着,在舞蹈着,在欢庆着。
 
    人们的脚步,受到了云儿的威吓,变得有些匆匆忙忙,变得有些仓促,变得有些慌张,但依旧洋溢着笑容,伴着雪花儿的飘飞,伴着风儿的歌唱,在街上行走着。
 
    云儿,只是轻轻地抓住了太阳,让暖洋洋的感觉融入到了身上,让自己变得兴奋,丝丝缕缕的光芒,都掩藏在它的身上,不允许有任何泄露。就这样,降下了甘霖,驱走冬季里所染上的悠然,在天地之间荡着一片甘甜。
 
    云儿,继续聚会着;送到人间的花儿,依旧飞着;风儿,依旧唱着。
 
    夜晚,就这样慢慢地降临,沉醉在人们的笑声里,不再分离。
 
    云儿,调皮?还是羡慕?还是倾倒?我不知道。但是,却发觉它所表达的一切情感,都融入了每一个人的世界里。
 
                            《清平乐》
 
                                  于公谨
 
                            东风漫步,
 
                            望见百花路。
 
                            杨柳多情说细雨,
 
                            激起春声如雾。
 
 
 
                            晨曦醉染红颜,
 
                            夜星暗啸蓝天。
 
                            今日苍山飞舞,
 
                            瀑布流落晴天。
 
散文随笔
 
    除夕之夜的花开(记除夕的烟花)
 
                 于公谨
 
    花儿在空中不断绽放,展现着它所有的美丽,展现着它的欢乐,展现着它的笑脸,展现着它的祝福,展现着它的得意。
 
    已经是深夜,花儿依旧不断地跃上漆黑的天空,依旧在空中释放自己所有的热情,依旧释放者着自己的奔放,依旧在漂亮之后伴随着一声呐喊:看,我多漂亮。
 
    难道花儿不累么?心中揣测着,不觉中,目光跟随者正在不断绽放的花儿,望向了天空,停留着,欣赏着,品味着。空中,怒放的花儿,一会儿是发出绿色的光芒;一会儿是红色的火焰;一会儿是黄色的灯笼;一会儿是粉色的诱惑;一会儿是紫色的高雅;一会儿是绿色的花儿镶着红色的边儿,让你感叹着红花绿叶;一会儿是金色的花儿镶着银色的边儿,让你感慨着流金的岁月。——瞬间的绽放,这个天地之间,为之明亮和骄傲;——瞬间的绽放,给天地之间带来刹那的辉煌;——绽放的瞬间,让黑暗的夜空,出现了美丽的春光。
 
    是春天了吗?不,现在还不是春天,尽管花儿就绽放,已经敲响了冬季的丧钟,也打开了春季的大门,也能够听到春天的脚步声,正朝着我们缓缓地走了过来。但是,冬天还没有离开,还是需要拖住时间的转轮,想要制止时间的跳动;但是,岁月的车轮,区域间展现了它的无情,花儿的嘶鸣,就是春天到来的风铃。
 
    风,在动着;花儿,并没有摇曳,还是绽放着;星儿,眨着眼睛,竭力掩盖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树,像是在燃烧着,五颜六色。它是传说中的火树?从地下长出来,在自己眨眼之间,已经飞速地成长到空中,到来让人们仰视的高度,有些慢慢地抬起头,从容不迫地和天空里面的星星打着招呼。星星已经看花了眼,失去了自己的本能,或者是星星有着强烈的自尊心,或者是说星星有着受到轻视的缘故,或者说是星星觉得它在此时此刻的黯然失色,所以开始自卑,开始躲躲闪闪,不在正视着空中的闪亮和绚丽。
 
    光彩夺目的花儿,依旧在空中绽放着,依旧在呐喊着,依旧在展现着自己所独有的魅力。
 
    在这一刻,侧耳倾听,或者是小心触摸,可以感觉到大地的心跳,可以感到天空的震撼,可以感觉到春的呼唤。
 
    花儿,在这一夜,不知道开了多少次,不知道骄傲了多少回,直到声嘶力竭,直到启明星的出现。
 
    哦,在这一夜,花儿的绽放,让山河为之嫉妒,让人们为之欢呼,让星儿为之震撼。
 
    哦,在这一夜,花儿迸溅四射的艳丽,足以让整个春天为之自豪。
 
                  七律一首
 
                  于公谨
 
                东风飞过百花香,
 
                雄鹰万里越大江。
 
                漫步蝴蝶山与水,
 
                偷闲黄鹂月与阳。
 
                娇日浮动多情雨,
 
                垂柳轻拂心底霜。
 
                抽到断去仇与恨,
 
                轻舟已过笑沧桑。
 
散文随笔
 
               迷醉的雪
 
                               于公谨
 
    是杨花在飞,还是芦花在舞?还是柳絮展开了飞翔的翅膀?要不然,白茫茫的世界,为什么又一次把自己装饰的氛围美艳?也装饰的分外纯洁?让素雅再一次得到了体现?
 
    不想出去,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推开了家门。
 
    细细的雪,如纷乱的雨丝,被风斜拉着,不断从空中落下。零零碎碎,如白面一样细腻,偎依着大地的胸膛,坐着小鸟依人的样子,一副娇羞不胜。
 
    并不寒冷的天空,有几分冷瑟的味道,却并不浓郁,也没有寒峭的味道,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妇人,袅袅娜娜地抖动着身躯,用肢体语言来诉说着心底的幽怨。
 
    风,很大,聒噪着,或者是欢庆着,唱着歌,带着美好的祝愿,来到了身边,道出了心底的缠绵。
 
    大地的憔悴,去拥有着自己的个性,即使是冬天的摧残,也没有湮没它独特的温情。粗糙的身躯,带着复杂的情感,安抚着在寒冰中受到委屈的万物,承载着春的呼唤。这个时候的大地,就像是还没有睡醒的狮子,尽管保留着自己的本色,尽管万物都已经沉寂,尽管百草已经干枯,却也还是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春的呼唤,等待着大雁的归来。到了那个时候,它会毫不客气地发出自己的怒吼,让所有的万物,都穿上春季的盛装,用蓝天白云装饰它的头颅,用花香来装饰它的心。可是,这一刻,它却屈服在雪的柔情之下,任雪抚摸着它,替它盖上洁白的被子。
 
    难道这是大地所体现的温柔?
 
    雾蒙蒙地笼罩着,不只是路,还有远处的楼房,也被雪笼罩上了一层神秘。
 
    不慌不忙地走着,散着步,同时看着雪,欣赏着风。路上的行人很少;而且,除了我,其余的人都是行色匆匆,有些不太在意含情脉脉的雪,或者说,是他们不习惯雪的柔情,又或者说,他们并不接受雪的柔情,又或者,他们是根本就不懂得欣赏雪的柔情?
 
    风,还在吹着;雪,依旧在散着步;风雪,交织着,迷醉在大地的怀抱,和我的心里缠绵着。
 
    今年的雪,有些太多情了,有些太过甜蜜,却也凸显着雪的寂寞,也凸显着雪的激情,凸显着时间的感悟。
 
    整理着自己多情的思绪,嘲笑着自己多情的心儿,去让雪,把自己的理智埋没。
 
                七言
 
                于公谨
 
                艳阳普照花憔悴,
 
                月色斜晖人思睡。
 
                风动不见桃儿酒,
 
                雨戏但瞧柳叶醉。
 
散文随笔
 
              雪的归宿
 
                                   于公谨
 
    朦胧的天空,带着一片神秘的色彩,笼罩着一层白色的面纱,遮挡着他的脸庞;而雪,就这样羞涩地从天空中落了下来,一如初嫁的新娘。
 
    天空中对雪的落下有些恋恋不舍,如雪的娘家人一样,充满着担忧的神色,又有着一丝慰藉,毕竟雪,有了自己的归宿;却更多的是安抚着雪的不安。
 
    雪,迈着纤巧的步子,多少显得急不可耐,又显得矜持,很矛盾的样子,任风拉扯着,不情不愿地进入大地的怀抱。它也笼罩着一层白色的面纱,一如天空一样,却多了几分稚嫩,也显得优雅,想到纯净,显得高贵,却沾染上了红尘的气息,品尝着大地的呼吸。
 
    风,在欢呼着,掀起了阵阵无边的雪尘,弥荡着,在大地的脸上,飞舞着。这时候的风,就像是一个被惯坏的孩子,不断顽皮地折腾着。
 
    雪,细细地迈着步子,轻轻地落下,生怕惊扰到别人似的。也许,是它在担心着,担心着别人知道他的心意;也许是担心着投入大地的怀抱中,大地会怎么样对待它;也许是担心着,它出嫁之后,天空是否会寂寞;也许它担心着,天空是否还是对它充满了期待;也许它还担心着,它的焦急是否会被人发现。小心翼翼地,从空中散落着,进入大地的胸膛,把脸贴在了大地的心上,倾听着大地的心跳。
 
    风,还是顽皮好动;而雪,也开始去掉了“成熟”,露出了它的纯真,和风儿一样,开始嬉闹着,连在了一起,已经分不清哪儿是雪,哪儿是风,只觉得是暴风扬雪,在大地的胸膛上,翩翩起舞。而大地,还是依旧既往地沉默着,用它厚实的胸膛,承受着风雪的胡闹,没有了责备,没有提醒,没有去说,更不用说生气,只是让它们任性地闹着,因为它知道,风雪闹得再厉害,闹得动静再震天动地,也会归于平静。因为当风雪累了的时候,就会沉静下来,踏踏实实地靠着大地的胸上,依偎在大地的怀里,听从大地的安排。
 
    树,有些不安分地,在风中发出声音,想让雪儿关注它的存在,多看几眼它;而雪,动了恻隐之心,怜悯地看着树,微微动着,落在了树上,而更多地落在了地上。
 
    山,如一头随时可能噬人的猛虎,静静地趴伏在地上,等待着偷袭的机会;同时,也发出靡靡之音,诱惑着雪,让雪扑进它的怀里。而雪,带着些许的欲望,蜷缩在它的脚下,或是站在了它的头上。
 
    雪,更知道,大地,才是它真正的归宿。
 
 
 
                    七言
 
                        于公谨
 
                   青山漫步天欲晓,
 
                   风景流连道声好。
 
                   春声一刻说千金,
 
                   庄严慷慨花缭绕。
 
散文随笔
 
    夜风中的世界
 
               于公谨
 
    风,在呼啸着,在呐喊着,在声嘶力竭着,在向大地叫嚣着自己的权力,在空中张狂着自己的威风。
 
    星儿,挂在夜晚的天空,打着哈欠,有些不耐烦地听着风的哭诉,不断地眨着眼睛,一副像随时都会睡着了的样子;或许,是被风的语气吓到了,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树,呻吟着,本事屹立着,却在这一刻,发出了自己的忧愁,在向风述说着自己的烦恼,在述说春季的飘渺;或许,树,已经向风臣服,在向风讲述它的经历,讲述它所有的故事。
 
    草儿,早就跪在了风的脚下,不断磕头作揖,不断地恳求着,想让风的威力小一些。
 
    鸟儿,身上长着羽毛,生怕自己受到寒气侵袭的鸟儿,这个时候,瑟缩着,躲在了屋檐下小小的缝隙中,缩头缩脑地看着外面,寻找着理由,即使是在梦里,它也不敢真的睡去。
 
    山,挺起了胸膛,无声地矗立在天地之间,昂起高贵的头颅,有些蔑视地看着风,仿佛风就是一个小丑似的。它的举动,让风有些羞恼。
 
    风,更猛烈一些。围绕着山,不断撕咬着,用尽每一份力气,想让上屈从于它的脚下。但是,山,依旧傲然地挺立着,依旧对它不理不睬。
 
    风,又改变了自己的态度,开始缓和着语气,开始用少有的柔情蜜意,开始亲吻着山,想让山俯在它的脚下。但山,依旧没有言语,依旧沉默着,依旧看着风的表演。
 
    风,终于按捺不住,有些恼羞成怒,重新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露出了它的峥嵘,对着山,发出了自己强有力的攻击。但山,依旧轻描淡写地看着,丝毫不把它的的举动放在了眼里,从容不迫地面对着风儿。
 
    河,已经被冰雪覆盖着,原本是百传千折,万般涟漪,而此时,却显得僵硬,失去了活力,看看风,任它肆虐,却不敢做出任何的反抗。但山,还是冷峻着脸,还是不动声色地看着风,好像风的暴躁,只是它生活里的点缀,也是风在装饰着它的梦境。
 
    风,还是咆哮着,却可以听到这声音里,透着些许的无力,透着些许的无奈,透着些许的佩服。
 
    黑夜里,看不见山的表情,却可以听到风的吵闹;从风的语气里,可以判断山对它的态度。山,在风中沉默着,星儿被风吹动着。
 
    这就是风的世界,夜风中的世界。
 
                     
 
                           《西江月》
 
                                      于公谨
 
                           雄鹰长啸夕阳血,
 
                           夕阳血,
 
                           杨花亦碎,
 
                           柳叶如屑,
 
                           春风不见云和月。
 
                             
 
                           几度沉浮鱼飞跃,
 
                           鱼飞跃,
 
                           山沉似水,
 
                           水浮似月。
 
散文随笔
 
        岁月的长河
 
                 于公谨、
 
    趟着雾,慢慢地向前走着,前方是坎坷?还是欢乐?
 
    轻轻捻动着手指,想要留下岁月的长河。而岁月的长河,浩瀚地、慢慢地流淌,经过每一个人的身旁,就再也不会回头张望,也不可能再给你任何时间彷徨。
 
    抽出一柄可以斩断一切的长刀,想要斩断岁月长河的浪涛,却不知道,岁月已经开始嘲笑。
 
    难道就这样让岁月的长河变得飘渺?而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再年少,也没有青春可以燃烧;唯有向前寻找,要知道,时间永远不会老。
 
    掬一份着急,掬一份仓促,掬一份从容。在我们并不知道的时候,可以说,刚刚从桃花源里出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已经不自觉地走进了岁月的长河里,在里面开始游戏,开始自己的人生旅程日记。从容,因为我们的懵懂,因为我们有梦,更因为我们要建立自己的彩虹;而仓促,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都是计划着,都在施行着,但是很多意外的发生,很多出其不意的事情的出现,使我们手忙脚乱,迫使我们不得不进行改变,也只能是仓促应战;而着急,是因为岁月的长河,像迷雾一样,迷住我们的心里阳光,让我们不自觉地开始迷茫,开始流浪,开始让脚下的步子徜徉,当我们发觉我们虽然是站在了岁月的长河里面,但是岁月的长河却从来就不会我们停留,也有着都在慢慢地行走,不让我们能够拥有,这个时候,我们才会知道我们从来就不曾拥有,只能是快步追赶岁月的长河,变得着急,变得不再犹疑,拼命地追击者岁月的长河,但岁月的长河还是不让我们休息,依旧是用自己的足迹,缓缓地看着时间的足迹。
 
    想要听岁月的长河旋律,想要听岁月的歌,想要和岁月一起欢乐;可是,岁月的长河,已经在燃烧着我们的生命,不因为我们的感情,就为我们点燃一片光明。
 
    不可能回到从前,过去就是过去,岁月的长河缓缓流淌,让我们不敢有任何的惆怅,唯一能够留下的希望,就是追逐岁月长河的脚步,一起迎着东方的日出,走着自己的路。
 
                                   七律
 
                                        于公谨
 
                             春潮沧海浪涛金,
 
                             举戈向天峰刺云。
 
                             抬头惊见龙取水,
 
                             侧耳忽闻虎啸林。
 
                             碧空明月黄莺笑,
 
                             朝霞赤日鸿雁新。
 
                             漫步青山不言老,
 
                             投足信手缚大禽。                                    
 
散文随笔
 
        雪的平淡,永驻在心间
 
                          于公谨
 
    阳光,慢慢地从山的缝隙间露出头来,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并没有埋怨,只是静静地看着雪后的大地。
 
    冷峭的风,讥笑着,从树的身旁经过。
 
    雪,掩盖了大地所有的沧桑,让大地不在变得有些惆怅。此时的雪,虽然并不娇艳,却有着自己的容颜,像一个不曾浓妆打扮的少女,有点娇憨,有点痴缠,却也让阳光丝丝缕缕展现着它的绚烂。而这个时候,很少有人会注意到雪的歌曲,如弦如玉,很容易让人陶醉,也很容易让人心碎。因为只有把脚放在了雪的身上,雪才会被动地唱歌,才会说时间的匆忙。雪,映着太阳的光芒,觉得风儿过得太匆忙,心下有些惆怅;阳光,丝丝缕缕,散落了雪的身上,被雪反射着。偶尔,可以看到,阳光下的雪,似云似烟,带着心底的浪漫,为太阳画着一个个光环。
 
    树上的雪,是最顽皮的。它总是不甘寂寞,当风吹来的时候,它就想着跃跃欲试,不断地扭动着身躯,有些得意忘形;它的欢乐,感染了树;树,也失去了自己的庄严,开始与雪一起舞蹈,让风伴奏。雪的动作幅度大了一点,就从树上掉了下来,最后落在了树下;但有的雪还是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没有大的举动,只是随风舞动,靠着树的胸膛,在跳动着。
 
    最稳重的雪,是草头上的雪。草头上的雪,厚厚的。风,欢乐的叫着,唱着,想要让雪和它一起载歌载舞;但那里的雪,只是默默地看着风儿的举动,保护已经是干枯的草,让草有一个安静的睡眠。因为雪知道,当春来了的时候,最先从冬眠中醒过来的,并不是树,不是花,而是这些最为普通的小草。
 
    最得意的雪,则是山头的雪。山头的雪,和山一样屹立着,并比山高,看着大地,露出一副傲然的神情。挡风过来的时候,这里的雪也染上了山的气息,有些蔑视地看着风,不加理会,在它看来,这是风儿的胡闹。
 
    和蔼可亲的雪,则是大地上的雪。不言不语,紧紧地偎依着大地的胸膛上,不会自命不凡,却可以和儿童交谈,也可以和任何人游戏。这个时候,你可以发现它的魅力无限,也让人感到雪的甘甜。
 
    这个时候,才会领悟,这才是雪的平淡,可以永驻在心间。 
 
                                七律
 
                                       于公谨
 
                           东风悄渡玉门关,
 
                           绿水轻声道春寒。
 
                           万里红花香万里,
 
                           九天白雪问九天。
 
                           迎风巨浪莲千朵,
 
                           送雨戏云船千帆。
 
                           意气书生凭栏处,
 
                           无边春声竸开眼。
 
散文随笔
 
            氤氲的阳光
 
                     于公谨
 
    雾,还是一如既往的缠绵,也有些漪涟。微风荡漾,却让雪更紧地裹在了山的身上。
 
    本以为是阴天,没有想到的是,上午的阳光,用足了力量,挣脱了雾的羁绊,照射到每一个人的身上。
 
    或许,是太阳用力过猛,或者是担心雾的多情,或是还没有走出梦境,没有真正地清醒,就这样挂在了天空,有些仓促地看着大地。氤氲缭绕着太阳,使太阳的脸红扑扑的,愈发显得柔和,显得文雅,显得娇媚,如正在梳妆的女子,安静而美丽,又有些怡然自得。
 
    在太阳的影响下,迎着阳光看去,大地上的万物都变得红红火火,也有着氤氲之中的娇艳,充满了朦胧的美。山上的雪,还是有着自己的世界,还是在睡觉;但是,此时的雾,也染上了红色,变得诱惑而又迷人;是它在做着什么样的美梦?是做了谁的新娘?
 
    树,涂了一层胭脂,显得益发苗条,也变得容易让人心跳。是不是它已经不爱想继续做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是不是想要引入注目?是不是想要选择自己的新郎?
 
    草儿,被雪覆盖着,偶尔的几处,也好奇地从雪下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满面红光的太阳,好奇地看着和太阳一样满面红光的山。
 
    河,依旧是被冰封着,但是有几处已经开始了融化。它被太阳羞红了脸,却不肯停下它开始涌动的脚步,沉默着,和山一样,和雪一样,和树一样,和草儿一样,用力推动着时间的车轮。
 
    风儿,逐步增大了自己的喊声,想要打断太阳的希望,拼命想要刺痛街上行人的脸,却让人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的寒意;反而体会着另外的一种温暖,同时,从心底发出了感慨:春,来了。
 
    风儿,继续吼着,在阳光的注视下,不断用手叩动着春的门,让大地所有的一切都露出了疑问,去年的花魂,是否还会在今年蔓延着它们的芬芳?天上的白云,就这样温顺,像被天女牧着的羊群,悠然地看着山脚下的乡村。
 
    阳光的清新,慢慢地靠近,靠近了山,靠近了河,靠近了你,也靠近了我;暖洋洋的感觉,让风儿露出了自己的胆怯。
 
    有些惬意,沐浴在阳光下,想着树的新芽,想着春日的风花。这一刻,不自觉地张开了双臂,挺起了胸膛,想要拥抱阳光,想要让心儿不在流浪,想要让心儿不再受伤,想要让心儿拥有着自己能够翱翔的翅膀。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如果这儿是山顶,我也会是另一个太阳?还是让太阳作为我的新娘?
 

  • 1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于公谨啊于公谨啊

    作者积分:10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