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感人文章 >亲情 >文章内容

刘志高与刘小米

2017-03-01 20:39来源:美文网作者:Tamaki Hiroshi点击:611...

 

市妇产医院的产房外,刘志高焦急的来回踱步,香烟一根接着一根,烟雾弥漫在产房等候区刺鼻而又浓烈。

 

二十三年前,他也在同样的医院,同样的等候区地等待着自己的女儿的降临。

 

而现在,躺在产房内的孕妇,正是自己的女儿刘小米。

 

 

 

刘志高出生那年正遇三年自然灾害,老母亲将他生出来后全家都炸开了锅——九斤七两!

 

刘志高的爹娘又喜又惊,喜的是赶上战后生了个带茶壶把子的胖小子,担心的是自己小两口都吃不饱,会不会对孩子以后有影响,老刘本想着狠心把刘志高扔在荒野算了,却被自己老婆和丈母娘连骂带吼的打消了念头。于是决定再苦也不能苦了儿子!

 

刘志高人如其名,志存高远,理想远大,幼儿园的时候想当爱因斯坦居里夫人,上初中了喜欢数学又想做陈景润华罗庚,可惜这样的“壮志抱负梦”并没持续多久。在刘志高上高中时,“文革”爆发,刘志高一家子被迫从市里转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乡镇,在一家布鞋厂和老师傅们一共做鞋底。他上过学,知识面广,人又开朗,连工厂厂长都喜欢他,在他二十五岁是已经坐上的鞋厂的制作主任一职。

 

老厂长自己有个女儿,有意撮合她和刘志高,一次带刘志高回家吃饭,女儿并没看上他,觉得他块头大长得黑,不喜欢。刘志高却是锲而不舍,凭着自己学的几年文化知识,天天写情书,天天把信封放在姑娘房间的窗户台上。下雨了就那只牛皮纸包着。就这么坚持了半年,姑娘心软了,两人正式谈起了恋爱。

 

姑娘问:“如果我永远不开窗户,你怎么办?”

 

憨实的刘志高挠挠头:“那我就只好塞进你们家门缝里啦!”

 

姑娘脸微微一红,低头咕哝:“没个正经!”

 

 

 

两人处了一年,结婚了。

 

过了一年,老婆怀孕了。

 

那时候乡镇并没有医院,老丈人在市区又有点关系,刘志高便安心将老婆带到市医院生产。

 

按照刘志高本人的说法,老婆生产那天,他在医院来回走了三万多步,抽了三十多根烟,不停歇的。

 

当听到刘小米呱呱大哭的那一刻,刘志高瘫软似的跪在地上,掩面而泣。

 

他本希望生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不过在女儿出生的那一刻,都无所谓了,按照他的说法:

 

“只要是老子的娃就够了!管他娘的儿子女儿!”

 

 

 

 

 

刘志高憨厚,不善言辞,给人的印象有些不怒自威,他本人在工作上也是出了名的拼,对待员工更是严厉,在鞋厂有着“老虎”的诨号。

 

但是对自己的女儿刘小米,他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一般的孩子在两岁左右就已经断奶,刘小米吃奶吃到四岁半。母亲没奶了,自己掏腰包换粮票跑大老远去奶厂自己动手挤奶,理由很简单——女孩子嘛,多吃点营养对干活有好处。话是这么说,同事朋友也没见他带刘小米去过鞋厂帮忙。

 

刘小米刚学会走路时,文革早已结束,考虑到刘小米年纪还小,刘志高并没有急着回市里,“等女儿大一点再说吧,现在日子不也挺好的嘛!”

 

一次期末考试,刘小米语文作文全年级第一,班里一片羡慕的眼光。可是语文老师冷着脸批评道:“小小年纪怎么肯定写出这样的文章?!抄的抄的!!”

 

刘小米哭着跑回家告诉刘志高,刘志高“妈的”一声,沙包大的拳头一拍桌子,怒气冲冲杀到学校,追着语文老师绕着操场跑了四五圈,边跑边吼:“凭什么说我女儿作文是抄的?!凭什么!!”

 

刘小米遗传了父亲营养吸收快的特点,发育得比同龄姑娘要快,看到自己胸部比同龄姑娘大,刘小米又羞又慌,母亲偷偷给她买裹胸布缠着。刘志高知道后又是一通恼怒,将老婆狠狠说了一顿之后,带着女儿跑到内衣店,依着尺寸买了合适的胸罩。刘志高拍拍刘小米的肩温言道:“身体发育是自然规律,什么样的身体就穿什么样的衣服。咱不丢人!”

 

刘小米上初中第一次来月事,一大早醒来发现床单上流一大片血,惊呼“救命”,刘志高看过后,想了想半开玩笑的教育道:“这是正常情况,女孩子呢每个月都会流一次血,每流一次血,就会比之前更漂亮些。”父亲是从来不会骗自己女儿的,刘小米不仅将父亲的话当真,从此之后,每个月都盼着流血的来临,这样自己也能更快的变漂亮些。

 

 

刘小米在高中谈恋爱的事被老师知道了。

 

老师找到家长,严肃的和刘志高夫妇说:“刘小米的成绩是在班里名列前茅的,如果谈对象了,那不就是把自己可以考上大学的机会白白荒废了吗!”

 

母亲连连点头,然而刘志高不这么看。他同意女儿谈恋爱。

 

班主任和老婆都傻了。

 

“谈恋爱是人类天性,拦是拦不住的,顺其自然吧!”刘志高淡淡的抛下这一句。

 

学生时代的恋爱是青涩且悲伤的,这话适用在任何年代。

 

刘小米的高中恋爱在高考前结束,因为情绪影响,高考并不理想,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可谓双中打击。

 

夜晚,刘小米偷偷的擦眼泪,刘志高不声不响的走出来,点燃一根烟,安静了许久,他开口了。

 

刘小米以为父亲要骂自己,然而她错了。父亲讲的是在遇见母亲之前自己也喜欢过很多姑娘,可惜要么女方看不上,要么对方家人看不起。“有时候,从恋爱中学到的东西可比书本上的知识有用的多。”

 

刘小米搂住刘志高的脖子轻轻啜泣。

 

所谓的喜欢过很多姑娘这一说,刘志高从未跟任何人提起,包括自己的老婆。

 

 

 

幸运的是,刘小米还是考进市里的大学。

 

学费方面,已经是厂长的刘志高还是能付得起的。

 

刘小米学的是财经专业,她希望做一个合格的会计师,刘志高当然全力支持她。

 

刘志高和刘小米约定好,每周抽三天给家里打电话,不然“当爹的就冲进女生宿舍找你去!”刘志高开玩笑道。

 

刘小米亲了一下刘志高的脸颊,笑着挥挥手,上了火车。

 

母亲不住的抽泣,刘志高转过身,眼眶早已湿润。

 

 

 

赵虎是刘小米的同班同学,性格活泼,在大二和刘小米谈起了恋爱,就此两个人开始同居。

 

直到一天,刘小米发现怀孕了。

 

刘小米手足无措,赵虎愣是傻傻的半天说不出话。

 

看着一天天变大的肚子,刘小米哆哆嗦嗦的拿起话筒,给刘志高通话。

 

九月的一天,刘小米正常回家,看见刘志高坐在台阶上发呆。

 

刘小米呆住了,她并不知道父亲会来。刘志高站起身,走向刘小米。

 

刘小米害怕的说不出话,眼泪直流,刘志高却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怕啥,有爹在,不慌!”

 

刘小米“哇”的一声,扑进刘志高的怀里。

 

很久很久,没有在父亲的怀中痛哭过了。

 

 

 

知道刘志高来了,赵虎吓得好久没回家,终于有一天半夜,他偷偷打开门,看见的却是刘志高在暗灯下默默吸烟的样子。

 

本来刘志高就不爱笑,暗光一照,更加恐怖,赵虎腿都吓软了,进门不是,逃跑不是。

 

“你爱不爱我女儿?”这是刘志高见到赵虎时说的第一句话。

 

“爱!可........可是......”平时神气活现的赵虎,现在说话直哆嗦。刘志高打断了他,“爱就行,那你会不会娶她?”  “会!但是......”赵虎想要解释,刘志高瞪了他一眼   

 

“想就好,下面的事交给我就行,婚礼酒席房子我来想办法,你”他指着赵虎,“好好照顾我女儿即可。”

 

第二天,刘志高就走了,走得很突然。但又过了大半个月,他又回来了。不过这次他的怀中揣了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五十万,密码是你的生日应该够你们付首付,接下来还贷就靠你们自己了。”他看上一套三室一厅的大房,不由刘小米疑问就把银行卡塞进她手里。

 

“爸,你哪来那么多钱?”刘小米大吃一惊,虽然大学学费家里承担得起,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父亲手里居然还有这么一大笔钱!

 

对此刘志高哈哈大笑:“你爸奋斗这么多年,难道不会留点存款吗?”

 

 

 

 

婚礼那天,刘志高又哭了,刘小米看着不断抹眼泪的父母,自己也忍不住流出泪来。

 

过了两天,刘小米回娘家,邻居偷偷告诉她,两年前鞋厂就倒闭了。刘志高一直在开小卖部,得知自己怀孕之后店也不开了,再次见到他他却把小卖部也卖了,房子也抵押出去了。

 

刘小米得知真相,咬了咬牙,双拳紧握,低下头尽力不让眼泪流出来。

 

 

 

是个带把的小孙子。

 

刘志高这次没有痛哭,也没有软膝跪地。相反,他抱着小孙子又亲又搂,朗声大笑。

 

一年后,市区绿荫道

 

刘志高抱着孙子,唱着红歌说着自己以前的故事。

 

而刘小米,静静的走在爷孙俩身后,愉快的微笑。

 


 

  • 25
  • 1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Tamaki  HiroshiTamaki Hiroshi

    作者积分:10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空间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