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美文随笔 >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

于慎千当保安

2017-11-03 12:29来源:美文网作者:宋甫谋点击:165...

于慎千当保安

在我认识的人中,于慎千是个令我佩服的人。

我之所以佩服他,是因为他当过多年校长,离岗后,又当了保安。当校长的人我见过不少,当保安的人我也见过不少,而当过校长又当保安的人,我只见过他一个。我佩服的是他的心态。

于慎千的妻子在我们那所小学里当工会主席,姓文,性格开朗。于慎千在另一所中学当校长时,曾经来过我们学校几次,他个子不高,身材瘦削,文质彬彬,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那一年,文主席在闲聊中说到丈夫于慎千已经到了离岗的年龄。那时候所谓离岗就是在单位当领导的人到了一定年龄就可以回家休息了,一切待遇不变,只等着退休。过了一段时间,文主席又说到于慎千离岗后要来我们学校当保安。我听了有几分惊讶,半信半疑。毕竟,校长和保安的工作性质差别很大,我们学校那几个保安都是临时招来的,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每天在校门口执勤,维持秩序,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于慎千当了多年校长,妻子又是我们学校的工会主席,我不知道他当保安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心中好奇,竟有了一种期待。

不久,于慎千果然如期而至,到我们学校当了保安。

保安是保一方平安的人,负责学校安全工作,我一向对他们尊敬有加,每次走到学校门口那儿,总是向他们点头,微笑,致意。于慎千那时候应该有五十一二岁,虽然头发稀疏,却神采奕奕,笑语朗朗。我每次见到他,总是有一种亲切感,很快就和他熟悉起来。每天上下学时间,他穿着保安制服,佩戴警具,站在学校门口,及时疏导交通,热情接待来访家长,禁止闲杂人员入内,按时关闭大门,非常忠于职守的样子,与其他保安并没有什么区别。我有时候经过值班室门口,会停下脚步和他聊上几句。他思维敏捷,妙语如珠,天文地理,社会百态,叙述有条理,评论有见解,常常令我开怀大笑。毕竟是当过校长的人,他确实又不同于一般的保安。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注意到,于慎千还是个非常勤快的人。学校里有三个保安,昼夜轮流执勤。其他保安是只管执勤,而于慎千除了执勤,还要利用闲暇时间浇树,浇花,扫地,拖地,我常常看到他忙忙碌碌的身影。有一次他在浇花,我走过去开玩笑地问:你这么能干,累不累啊?他笑笑说:喜欢干,就不累,不喜欢干,才会累。他的话总是蕴含着一些道理,让我回味无穷。

我曾经看到于慎千扛着一桶水送到校长办公室,也曾经看到于慎千拿着拖把去校长办公室拖地。如果是其他保安干这些事,校长就会泰然处之。而于慎千干这些事,校长就很过意不去的样子,总要起身上前帮忙,说些客气话。虽然于慎千在我们学校当了保安,可是他毕竟当过中学校长,他是一个当过校长的保安,我们学校的老师们还是习惯叫他“于校长”,就是校长也不例外,见了于慎千也是一口一个“于校长”。而于慎千却不忘自己是一个保安,他一直在脚踏实地做着一个保安应该做的事情。根据我的观察,于慎千从来到我们学校那一天起,就已经进入了“保安”这一角色。尽管大家依然称呼他“于校长”,可是,他与令人敬仰的“校长”形象已经相去甚远。校长于慎千已经变成了保安于慎千。他尽职尽责,快乐而随和。我佩服的正是他的这种转变。

一天,文主席听说我周末要跟随一群驴友去爬泰山,特意告诉我,她家老于也要一同去,希望我能照顾一下。她是担心丈夫年龄大了,又是初次同驴友去爬山,可能会体力不支,跟不上大家。我满口答应,让文主席放心。

驴友爬山一般不走正道,专走人迹罕至的小路。我们沿着后山一条羊肠小路往上走,走到一片山坡上,我提出要替于慎千背包。于慎千坚决不答应,还笑嘻嘻对我说:你不用担心我,咱们比一比,看谁先到达山顶。从此他一直走在我的前面,让我不由地刮目相看。中途休息,我和于慎千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喝水。他问我是不是经常出来爬山。我说差不多每个周末都会爬山。他说,以前忙于工作,几乎没有时间运动,以后也要经常爬山。我说,经常运动,有一个好身体,比什么都重要。他说,他现在每天早晨去公园练太极拳,晚上去公园散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切都是按着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感觉挺好。我想,他离岗后来我们学校当保安,自然也是按着自已的意愿。我又想,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于慎千那样,也按着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呢,我比他小六七岁,又不是领导,没有离岗的待遇,要等到六十才能退休,我的愿望要时间似乎有些遥远。

继续爬山,道路变得曲折险峻,有些地方必须手脚并用,有些地方必须侧身贴着崖壁走。此时,我已经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忽然想起文主席嘱咐我的话,急忙寻找于慎千,他却早已经遥遥领先,心中不得不佩服于慎千身手矫健,老当益壮。在山顶,我终于追上了于慎千,我们并肩站立,一览众山小。他擦去脸上的汗感叹道:大自然才是一所最大的学校,也是一所最能锻炼人意志的学校啊。我笑着说:今天我们都是这所大学校里的小学生啊。

下山时,于慎千依然疾步如飞,遥遥领先,我还是在后面紧紧追赶。在山脚处的一座桥上停下来休息,我坐在旁边再也不想动一动,于慎千竟然气定神闲地练起了太极拳的云手动作,令我自叹不如。

周一上班见到文主席,我开玩笑说:你家于校长是运动健将,可比我强多了,根本不用我照顾。文主席脸上笑的很灿烂。

日子一天天过去,于慎千一直在我们学校当保安,期间我们又一起爬过几次山。

新学期开始,教育局的几位工作人员来到我们学校检查工作,发现于慎千在我们学校当保安,惊讶之余,颇有微词。于慎千以前在中学当校长时,教育局的人几乎都认识他。在他们看来,一个在中学当过校长的人竟然会来到小学当保安,简直是不可思议,不管怎样,中学校长也是行政正科级,正科级在这个县城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官,怎么就能随随便便地去当保安呢,他如果确实喜欢当保安,就应该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他长期在教育系统当领导,却又在学校里当保安,这就有些不妥,大家都相互熟悉,见了面怎么称呼?叫他于校长,可是他已经是个保安,太别扭了,他就不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在这之前,我似乎并没有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正常。因为之前我曾经看到一个留学生写过一篇文章,说的是德国一个市长业余时间为市民扫烟囱灰的事情。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当老师的也经常这样教育学生。可是教育局的人这样认为,似乎也有几分道理。就说市长扫烟筒灰这件事,在国外虽然是习以为常,并不算什么,在国内却是天方夜谈,几乎不可能得到认同。我忽然觉得于慎千当保安这件事似乎并非那么简单。

有一天,教育局一位领导到学校视察工作,在学校门口看到了于慎千。这位领导曾经和于慎千在同一所学校工作过,那时候于慎千当校长,这位领导还是一名教师。后来,这位领导由教师一步步走上了领导岗位,并成为于慎千的上级,他对于慎千一直非常敬重。在学校门口,这位领导和于慎千互相问好,于慎千神态自若的样子,那位领导却欲言又止。

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于慎千一连好几天没来上班,而且大门口又来了一位新的保安。我预感到发生了什么,急忙去问文主席。文主席告诉我:上面领导觉得她丈夫老于在这里当保安不太合适,经过多方努力,已经给他另找了一个工作,是去一所市属中学的图书馆当管理员。我听了,心里顿时生出一种失落感,嘴上却连声说:好,图书管理员这个工作好,应该更适合于校长。文主席笑了笑说:好是好,老于也觉得不错,可是老于还是更喜欢当保安,这个年龄,总是坐在办公室里并不好,还是到处走动走动好。我想起上次去爬泰山时,于慎千曾经说过“按着自己的意愿去生活”的话,不由轻轻叹了口气。是啊,于慎千当过多年校长,应该是个顾全大局的人,他当然不会只顾“自己的意愿”而让别人心里不舒服。现在看来,他虽然已经离岗过上了退休生活,却依然是身不由己啊。

说实在,我也更喜欢于慎千当保安,因为自从他去那所市属中学当了图书管理员,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而且,我能够有机会结识于慎千,就是因为他来到我们学校当了保安。

我特别想念于慎千当保安的那些日子。

  • 0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宋甫谋宋甫谋

    作者积分:10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