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 >长篇故事 >文章内容

爱的承诺

2014-04-18 16:14来源:美文网作者:懂你陪你点击:1994...


   静儿和浩是在结婚满九年九个月整离婚的,大概是想久久地把对方忘记。本以为度过七年之痒会一切变好,可他对她的庸俗、猜疑、计较……仍是无法包涵,而她对他的大男子主义、赌博、不懂体贴……更是无法释怀,在孩子的抚养权的争夺战中,最后是以浩作出了让步,而宣告一段郎才女貌的婚姻的结束。
   “夜阑珊,雨涟涟,初夏却还风袭脸,有心缘却浅。”静儿给浩发去了一条QQ短信,女人喜欢念旧,离婚这一年多,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反省去怀想,她想到了他对她的好,内心竟滋生出许多思念他的情愫。
   “灯昏暗,影孤怜,三更惊闻燕呢喃,无梦夜不短。”浩很快给她回了信,回复得工整又含蓄。当年静儿就是仰慕了他横溢的才华。
   “曾经以为你是我的全部,而如今心痛却是你留给我的唯一,终于知道爱情原来只是一场谎言。”静儿还在纠结于他竟会毫不犹豫地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此时此夜难为情,不敢给你再多抒写一段一行,怕自己惆怅的心绪落字成伤,又憔悴了你的容颜。”他给她很诗情的回复,在心里有些暗悔,为什么在一起时就没有这样温馨多情的话语。
   初见时,他们是那样的向往爱恋,连言语都是那样的温婉和煦,我欲为你倾一世长情,你要为我尽一生柔情,可时间的推移却又让彼此变得熟视无睹,曾经的激情变得是那样的平淡无奇。他和她都知道,现在的互相牵念是距离产生了美,时间产生了念,是身心的欲望掩盖了理智,若真的再走到一起,说不定距离太近会让人看透了景色,又会和以前一样不欢而散,再次挥霍了缘分,浪费了情绪。
   当初是那样的恩爱,最后却落个念恨的分手,爱到底是什么?他们也感到迷惘不解。
   
   

   离婚两年多的时候,浩约静儿和宝贝女儿乐乐吃饭,因为今天是乐乐的生日,分手前他常常会忘记自己和妻女的生日,静儿总会抱怨他没把她们放在心上,而分手后的这两年他却从来没有忘记谁的生日。
   他告诉静儿自己又谈了一个叫晓雯的女孩,才二十六岁。静儿心里一怔,黯然神伤。
   “真是艳福不浅,祝福你。”她说,显然是言不由衷,透明的眼里说着比语言更难懂的话。
   “你也要尽快找到适合自己的人。”显然是看到了她眼中的泪光,他递过去一张面纸。
   静儿在心里默想:“为何以往他就没这么细心和关心?”包厢里忧伤的音乐更是让她伤感,这两年来她也尝试着去接纳那些追求自己的男人,可始终无法让哪一个融入自己的世界。
   “我们之间究竟是情断了而伤,还是伤了而断情?”看得出静儿那细腻的思想正挣扎在自己的真性情中,女人就是这样,总喜欢沉沦在时过境迁的人与事中,总希望把问题弄个水落石出。她希望他会说是伤了而断情,那样也许可以治愈伤痛,让感情重生。
   “静,不要再感伤那早已物是人非的是与非了,何必还要再疲惫于是情断而伤还是伤了而断情这个问题,无论属于哪一种,结局都是一样。”
   “真的是时过境迁,旧情难复了。”静儿心想,“再多温软的臆想也只是美梦一场,男人有了新欢就会忘了旧爱。”心里陡然生出了许多怨,真想和以前一样和他吵一场,可他现在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不错,过程都不重要了,结果才是最现实的。”她浅笑着对他说,“我想在你和那个女人结婚之前,借用你一个月时间,让我们履行曾经对对方的承诺。”
   是啊,在他们情浓意洽时,他对静儿作过温情的承诺,要一辈子做饭给她吃,每天对她说一句甜言蜜语;她也对浩说过许多感人的誓言,会永远给他洗头、剪指甲,永远信任他。可在一起的九年多,谁都没有做到。
   “你该不会为一段过去式做翻案文章吧。”他完全是调侃的语气。
   “也许是,说不定一个月之约会有奇迹发生。”她说得意味深长。
   “承诺就算是白纸写黑字,可再厚的剧本也会有结局。”浩不想这么做,他怕这样会重蹈覆辙,也怕伤害了晓雯的心。
   “既然不愿意,我也不强求。”
   “爸爸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男子汉要敢作敢当,老师教我们要遵守自己的诺言。”乐乐在旁边叫开了,九岁的她也能听懂大人的话了,“爸爸,你就答应妈妈吧,我们都想你呢。”
   “谁让自己当时情到深时会作出那样的承诺,男人真的是该一言九鼎的,静提出的这一个月的要求有什么理由回绝呢?”他想。“好吧,我很喜欢陪我的宝贝女儿的。”其实他是说给静儿听的,他答应了这一个月之约了。   
   
   

   他们三口又住到了原来的家里,他睡沙发,她睡床,他们也曾这样分睡过好几个月,离婚后房子给了静儿和乐乐,他住到了公司给他安排的宿舍里。
   浩那睡脸是这样的熟悉,即使倦色也盖不住他的清朗,静儿看着他像看一件件往事,仿佛穿过经年的栅栏,穿越到十年前,又回到了初见时的美好,那些旧时经典的情歌,那些迷蒙而美妙的情,那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念,一下子全在她心中涌动而挥之不去。
   窗外,朦胧的夜色如旖旎的梦幻,繁星璀璨,明月轻吟,晚风带着诗意从婆娑的树梢走来,并且捎来了午夜的幽香,浅浅地掠过她的心扉,她有些感慨,景还是当年景,人却不是昔日人啊!在感伤着物是人非的情绪中她逐渐睡着了。
   第二天浩早早地起床,笨手笨脚地榨了豆浆,买了静儿和乐乐喜欢吃的早点。当看到静儿慵懒地梳理那秀美的长发,冲他莞尔一笑时,他忍不住对她说:“清晨的阳光比不上你的一缕微笑那么动人,你真的很漂亮。”
   “是真心话吗?”她满眼里盛着喜悦。
   “能算今天的甜言蜜语吗?”
   “还真的是说的比唱的好听,只是少了一点温度。”
   一日三餐的劳作,让浩连上网游戏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打牌了,看着女儿和静儿无忧无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时,他竟觉得这样做比游戏、赌博更让人幸福充实,他想在这一个月时间里做得好一点,只是每天必须说的甜言蜜语让他颇费心思,不是不会说,就是那些甜言蜜语不是情到深处,很难启口。
   那晚静儿很认真地托着他的脚,给他剪指甲,浩记得她这样做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他又找到了刚结婚时的感觉,那时她也是这样边给他剪指甲,边唱着情歌,风轻无痕,绕如柔指,夜色弥漫,月光入梦,岁月是那样的静好恬淡,一切都是那么纯美、缠绵、浪漫。“我会给你剪一辈子的指甲。”他想起静儿那时说的话,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浩喜欢那样的意境,有一种柔柔的、美美的、携子之手与子同老的感觉。现在的晓雯却不会这样做,甚至连他的臭袜子都不愿洗。他轻声地对静儿说:“我不后悔曾经爱过你,你是我生命里所能经历的最最深切的感觉,谢谢你曾经给我的爱!”她安和地笑了,她知道这句话是真的,不是为甜言而蜜语,因为他们曾经有一段时间是那样的深爱着对方的。
   静儿不知道眼下浩对自己是怎样的感情,她一直觉得只有他能把自己的孤独控制,只有他能让自己找到初恋的感觉,只有他能让自己安心地依靠,她甚至能原谅他以往的所有缺点。
   
   
   

   这些时日浩才切身体会到以往静的忙碌和劳累,既要工作,又要接送女儿,还要忙着家务,而那时自己休息日只是忙着上网、打牌、看电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大男子主义发挥到极致,难怪她会有那样的脾气。
   能和女儿天天在一起,每天听着女儿数次的叫爸爸时,浩的心里暖暖的,静儿负责清洗碗筷,洗衣服,拖地板,虽然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他却觉得充满了家的温馨。从前怎么就没感觉到呢,或许是好久没有家的感觉,渴望着这些细微琐碎的幸福吧。看着静儿正专心的替他织羊毛线衣时,他禁不住对她说:“静,自从你再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才知道生活原来是这样的美好,有你在我身边,我的日子温暖如灿阳。”他如今才醒悟到,真正的矛盾不是她不理解自己,而是自己不善于体贴她、宽容她。
   “是骗我的吧?”
   “不是”
   “就算骗我也没关系,我就喜欢被你骗。”她傻傻地告诉他,他那一抹温情如流苏般拂舞着她的心尖,静儿内心里曼生出许多浪漫的情怀和无边的遐想,她已陶醉于他那温柔的情感中,她渴望一辈子被他宠着,听他的蜜语甜言。
   “晓雯今天出差回来,我想请个假,约她一起吃顿晚饭。”他看着她的眼睛。
   “噢。”她应了一声,好像一种无形的力量把自己拉到了现实之中,让她突然清醒地认识到,这之前美丽的空中楼阁只是建于虚幻之上,眼前的海市蜃楼突然消失,让她有些失望,她却装得很镇定,“你应该去的。”静儿内心里升起了一种无名的伤感,一种淡淡的忧愁,和浩在一起的日子很快就会过去了,要是能天长地久该多好啊。
   原本灯光柔和,空气凉爽,浮着优美音乐的咖啡厅,浩今天却感觉到歌、灯光、甚至连空气都充满了暧昧,这样的环境很容易让人迷情,想好了对晓雯摊牌的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近来过得怎样?”晓雯问他。晓雯是个比他小了整整九岁的青春靓丽的女孩。
   “还好,一切按计划行事。”浩自己也疑惑为什么会加上这后半句。
   “该不会旧情复燃吧?”她笑着问。
   “你吃醋了?”
   “哪会,如果你还爱着孩子她妈,我祝福你们。”
   浩喜欢晓雯的青春、活泼、干脆,但他内心里更爱静儿的美丽、气质和温柔,其实他知道和晓雯是有代沟的,她的许多爱好自己都不感兴趣,她唱的那些半说半唱根本听不清内容的歌,那些流行元素特浓的前卫穿着,还有那些时髦的新人类的语言,他都不适应、不喜欢。但他又不想拒绝晓雯那热烈奔放的感情,这带给他一种新鲜的刺激。
   “别多想了,这些天挺想你的。”他故作淡然。
   现在浩有些进退两难了,晓雯看得出他今天有些异常,平时喝咖啡从来都要加糖的他,今天却没加糖,但她不想破坏这美好的气氛,因为她懂得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往往会大伤了心境,也许他只是暂时地沉迷于静儿和女儿的情感之中,自己会用女人的大度、理解来感化他,她是一个想得开、放得下的女孩,她始终相信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强求到了也不会幸福。
   
   
   

    今天是星期天,孩子嚷着要去姥爷家,静儿让浩送孩子,浩本不想去的,他怕见着昔日的丈母娘,可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我妈今天和你说话了吗?” 静儿边给他洗头边问,她是有意非要让他去的。
   “说了,就是希望我好好对你和孩子。”
   “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会永远对乐乐好的。”浩有意回避对静儿的态度。
   静儿发现他有不少白头发,“才三十五岁,一定是平时工作的压力,和这几年生活的不愉快造成的。”她暗忖,觉得有些愧疚,不知以前在一起时他是否有白发,那么多年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认真地触摸过、观察过自己的男人,“他也活得不容易啊!”
   “今天说什么好听的话呢?”
   “静儿,以前不知道你有那么辛苦,原谅我对你的不理解。我不知道我们曾经的爱是对还是错,但如今想来,就算过往的爱是一种错,我也愿意永远错下去。”他在她耳边呢喃,全身心的放松,惬意地享受着静儿给他的头部按摩,他觉得心里还是很在乎她的。
   静儿不清楚这是否是浩的肺腑之言,还是他因了任务而随意的话,不过她现在对他也没了抱怨,也不后悔那段令人爱恨交加的感情,也许相遇和错落只是天意和缘分的注定,失败的经历会让人懂得如何更好的去经营下一段感情。
   “昨晚和晓雯过得愉快吗?”
   “嗯。”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和你在一起,她的脾气一定比我好吧?”
   “有时是。”
   “我们这样的重温旧梦,她不担心?”
   “担心什么啊?”浩故意问。
   “担心我们会再次相爱啊。”她也故作淡定。
   “那么,你会再次爱上我吗?”
   她看着他,默不作声,温热的眼神早已告诉他一切,但她不想说,她怕自己只是自作多情,让他笑话。浩轻轻地搂着她,嘴唇慢慢的靠近她的脸,热热的气息让她有些眩晕,静儿急忙躲过脸去,说:“一个月之约可没这项内容,你不要犯规呀。”
   就这样很快半个月过去了,浩每天给静儿和女儿变着花样做着饭,看着她们吃得开心,他心里也很高兴,他每天会对她说一句好听又感人的话。那天他对她说:“你还像十年前那样漂亮,身材还是那样好,你总会让我想入非非,不能自已。除了爱你,我想不出能使我继续活着的理由。”她差点就动了情,女人是用耳朵去爱的,对于她们来说,最温馨的莫过于甜言蜜语,最浪漫的莫过于浓情醉意,可她又实在分辨不出这是浩的真心话,还是应付差事的甜言,静儿甚至后悔要让他兑现这么个诺言,现在这滑稽的任务却破坏和影响了自己真切的感受.
   
   
   

    离约定的期限越来越近,浩却没有感到快要解脱,他对这种生活有些依恋不舍,他真切地体会到已经放不下静儿和乐乐了,他现在才发现沟通原来可以是这样的简单,行动可以是这样的积极,生活可以是这样的美好,世界可以是这样的绚丽多姿。但他心里又充满了矛盾,晓雯是那样的年轻活力和善解人意,自己也有些舍不下她,突然地离开她会怎样的伤心。他知道,其实女人貌似坚强的外表下都有一颗柔弱的心,都需要和渴望男人的疼爱呵护,晓雯又何尝不是这样。
    浩还有一个星期要离开自己,投入到另一个女人的怀抱之中,想到这儿,静儿心里满是惆怅,总有一种说不清的落寞让她止不住地暗暗落泪,因为她知道并确定自己的爱一直没有改变,而浩终究不再属于自己,这些天精心编制的只不过是一帘幽梦,如今只能让这份爱悄悄地在泪痕里绽放心酸的浪漫。越是离分手的日子近,她越是觉得每日那些平淡无奇的相见是如此的美丽,平时普通的闲聊也显得是那样的弥足珍贵,平凡的相伴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晚上浩要去值班,他对静儿说:“今晚让女儿陪你睡吧。”
    “可你还有任务没完成呢。”
    “我想,我应该和晓雯把一切都说清了。”
    “说清什么啊?”她心里一颤。
    “告诉她,我和你之间是清白的,连一个吻都没有过,我们在一起只是完成承诺。”他有意说。
    “应该的。”静儿镇定的语气却掩盖不了她脸上瞬间闪现的失望,她的心攸地沉到了底。
    “以前都是你照顾我和女儿,如今你应该找一个人来关心你、爱护你、照顾你。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过日子。”
    浩想让她主动说出还在乎自己、需要自己。可静儿终是不能悟解他的意思,况且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对待感情很内敛的人。
    “也许他真的不是自己的世界。”她在心中留白,故作轻松地问:“这就是你今天要说的甜言蜜语?”
    “我真的不放心你,我想放一颗心在你身边,每次我离去,让它陪你入眠,当你孤单时,闭上眼,它就陪你说话,它会告诉你每天我有多么想你!”他握着静儿的手,娓娓的告诉她,他意识到,原来他的心里一直给静儿留着一扇天。
    静儿的心潮突然激荡起来,整个思绪好像停止了,已无心也无暇再去思考浩的话可信度有多少,她已完全陶醉于他那磁性十足的男中音里。傍晚的大片大片如蝶的余晖,翩舞着袅袅婷婷地穿过她那秀美的长发,温柔在她那生动的眉间,目光是那样的潋滟清澈,真是眉黛春山、秋水剪瞳,那种典雅娴静、甘馨若饴的美,让浩迷醉。
    “我该去上班了。”他提醒她。
    “噢。”她放下自己紧握着他的手,显得有些忸怩不安。
    “明天见。”他是不想扰乱这美好的氛围,但他确实急着要去上班。
    “再见!”她轻轻地说。这两个字以往不知对他说过多少次,可今天静儿已不再把它当着招呼用语,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再见”到他。她对他的甜言蜜语已经无可救药的上了瘾,她以为如果每天没有浩的令人心醉神迷的话,自己一定不会活得这样生动而有意义。她害怕,未来的日子是一个人独守空房、倚窗听雨、暗暗思念浩,一个人让温柔凄凉的心挣扎在灰暗抑郁的情调之中,一个人了无生趣、毫无规划、机械般地完成一些必做的事情,她渴望和他在一起的迷离而生色的这些日子会永远绵延。
 
 
 

   离相约结束的日子还剩一个星期,静儿吃着浩做的晚饭,却觉得没有胃口,她的情绪很是低沉。
   “有些东西错过了就一辈子错过了,你会这么认为吗?”她问浩。
   “当然啊。”他装得有些漫不经心。
   “有时执着是一种负担,放弃是一种解脱吗?”她感觉心里有一个空洞,像涟漪一样逐渐扩大扩大。
   “看来你比以往成熟了。”他有些惊诧于她的精炼的语言。
   她不再作声,心想:“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没有人握得住天长地久,也许自己真的是太执着太认真,有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应该放弃了。”
   没有心情没有胃口,静儿觉得很不舒服,肚子开始疼痛,而且越来越厉害,浩看她神色不对,急忙把她送到医院,经过血象检查和临床诊断,确诊为急性阑尾,必须立即动手术,浩毫不犹豫地在手术单上签了字。在手术室外煎熬地等待中,他确信是深爱着她的,静儿更需要自己,确信和晓雯的感情是配不上用“爱情”这两个字的,他的心里陡然轻松了许多,不再有鱼和熊掌的困惑,不再徘徊在人生的交替线上。
   当静儿术后醒来时,浩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我要像这样一辈子做饭给你吃。”她欣慰地笑了,笑得有些疲惫却又是那样的满足:”谢谢你!别说傻话了,晓雯还在等你呢,你不要伤害了她。”“你要少说话,要静养休息,我知道该怎么做。”看着她那白净光洁却疲倦无遗的脸,他心疼地说。
   一个月之约的最后一天很快就到了,静儿也正好出院回到了家,这些天浩是专门请假在医院里陪着她,她那虚黄的脸色也逐渐变得白皙而有了血色。在医院的这些时日,他们在一起回忆初恋时的事情,一起聊女儿小时候的事情,彼此是那样地爱恋,她给他掏耳朵、讲故事,他给她梳头、按摩。
   这一个月的相处让浩和静儿懂得了,爱原来是这样的平凡和简单,就是彼此用实际行动来完成对另一半的承诺,尽己所能地为所爱之人的幸福去努力。
   “明天你还会来陪我吗?”静儿幽幽地问。
   “原谅我从前对你的不理解,如果爱能重新开始,我想用一生一世的真情来抚平你曾经受到的创伤,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这是最后一次甜言蜜语吗?”
   “不是,我明天就去告诉晓雯,我真正爱着的人还是你!”
   “你不后悔?你怎么对小雯交代?”
   “如果心里不还牵挂着你、爱着你,我怎么会不顾晓雯的醋意而和你有一月之约呢?”浩告诉静儿,事实上他心里的天平一直是偏向着静儿这边的。“你是我生命里最最深切的感觉,我对你的心到世界末日也不会改变,你是我的最初,也是我的最终。好好地爱你就是对小雯最好的交代,你愿意再一次接受我吗?”
   “我愿意!”静儿一下子倒在了他那宽厚的怀中,在他强有力的心跳中,找到了久违的疼爱,她的心在如水的温润中绽放一场盛大的狂欢,她的身体颤栗,在迷糊感动中说不出话来,幸福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盈眶而流。窗外的夜是那样的宁静,月光晶莹,像静儿那轻咬了绯唇满含柔情的美眸。
   “谢谢你为我守候了两年的孤寂,我要千倍地偿还你,今后为你唱千年的恋歌。”浩把静儿搂得更紧了。

  • 6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懂你陪你懂你陪你

    作者积分:951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