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 >长篇故事 >文章内容

大学生活·萌萌嗒

2016-03-08 09:27来源:美文网作者:秋千瞌睡了点击:989...

大学生活·萌萌嗒
文/秋千瞌睡了如转载,须留言经本人同意后方可,并标明出处。

(一)炒面·白粥·叉烧包

刷牙,洗脸,接着在大厅里对着镜子做早操,晃晃脖子,伸伸懒腰,舒展舒展手脚。晨起做操真是好事,十分钟下来顿时神清气爽。
 
早操完后,对着镜子里的美人挤眉弄眼了N次,自我陶醉了N秒后,准备回房看书。刚推开宿舍门,就对上了斐的如花笑脸。那笑容实在是太耀眼,我不由的额冒黑线,脚步下意识地停住,静待下文。
 
“嘿,我们去吃早餐咯!”斐兴致高涨。
果然。“那现在几点了?”我估摸着饭堂的开放时间。
“师姐,差不多八点了。”一大早奋战于电脑桌前的师妹抬眉道。
“好,师妹,咱们要去吃早餐哦。”向师妹抛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我回到自己的桌前。
梳发,穿衣,换鞋,拿卡,一气呵成。
 
五分钟后。一个身着苏格兰格子裙,肩披及腰长卷发的女子勾着另一个头扎两根小辫,上穿浅黄带帽衫,下着浅褐格子短裤的少女,向饭堂走去。
推门,左转,直走一分钟,下四层楼梯,到一楼处左转。现在宿管处就在我俩前面。
“兰苑还是梅苑?”
“梅苑。”
哈哈,正中我下怀。斐和我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事实上,这一招我屡试不爽。那就是对于摇摆不定的对象,别忘了给他一个二选一的习题,然后把希望他选择的答案放在后面。提醒少女注意,情场老手们常用这一招。他会说:“你现在回去,还是留下来坐一会?”
 
到梅苑饭堂的时候,发现排队打早餐的人不多,许是周末的缘故。
要了一碗白粥,3毛钱,看到旁边有喜欢的配菜,添了两小勺。
拿了勺子坐下来刚喝了两口,还没来得及赞叹白粥的清淡,小菜的酸辣可口,桌子上忽然多了一碗白粥,三个叉烧包。
“哦,师妹叫买的早餐吗?”
“不是。我问了,她说不想吃。”
“你给自己买的!?全部!?”
“我好久没吃叉烧包了。”
鄙人的瞳孔立马扩大数倍,嘴巴不挣气地张成了O形。(画面定格中)
一秒,两秒……终于愣了三秒后,我发话:“你确定,一碗白粥,三个叉烧包?!”
“嗯,我可以吃完的哦。”许是我前戏做得太夸张,斐忍不住扑哧一笑,然后一本正经地强调。
“你是不是打算不吃午饭了?”
“不知道,应该吃的吧。”
“那……我,我再去多拿一碗白粥。”
拿卡去多打了一碗白粥,添了一勺配菜,看到菜盘里还剩下好多,犹豫了一下,又添多了小半勺。
返回坐下,一口粥,一口菜地吃,不急不慢。
“我们多久没这样吃早餐了。上一次,大三,还是大二?”
“大三吧。今天饭堂的炒面真不错。”
“等等……”我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呼,“你先吃,我要打包一份炒面。”
我打回炒面坐下的时候,三个叉烧包已经被斐狼吞虎咽地送进了她的小口,斐的小手开始伸向那碗白粥。我心惊肉跳,某人今天消灭食物的速度着实跟平常那个小口吃饭小口喝汤的斐斐太对不上号。
吃着吃着,斐看着我笑了:“嘿嘿,我发现你喝粥的方式跟我很不一样耶。”
“是吗?”我打量了一下她的,又看了一下我的。她的碗里粥和配菜混在一起,我的是粥归粥菜归菜。
“我啊,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这样吃哦。”
“诶,你还记不记得……”
……
 
就这样说说笑笑,一顿早餐我们吃了差不多半小时。
回宿舍的路上, 我提着打包的炒面,想起往昔的某个场景不禁掩嘴偷着乐。
“诶,你还记得不,咱当初有次吃炒面没筷子的事情吗?”
“怎么不记得?那次你这个马大哈,打包炒面忘记拿筷子,我们差点吃手抓面。”
忆起往事,两个人相视一笑。
“哈哈,你说,刚刚谁说谁是马大哈啊?!嘿嘿……”说着欲向斐扑去。
“怕怕,久不见经传的九阴白骨爪重现江湖啊……”斐一边逃还一边扮鬼脸。
 
走道上两个人你追我走,一前一后。
“本台现在为你直播一段采访。大师,请问您练九阴白骨爪多久了?”
“不告诉你!哼!”
“练成如此绝世武功,你一定很激动,请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个嘛,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其次我要感谢我的舍友,是他们促成了我练功的动机,最后,我要特别感谢斐,是她提供了练功的对象,嘿嘿,看招!”
“哇……”
惨叫声起。

(二)可乐·烤鸭·艺术照

早餐回舍后,顺手在桌上拿了一本《风水图文百科》。
这是一本囊括风水理论与实践的百科全书,对于风水的问题分析得全面、深入、易懂、有趣。
话说看《风水图文百科》看着看着,我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浅眠状态。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我方睡罢,小华子登台。
“暗号。”
“北京烤鸭。”
“Bingo!”门吧嗒吧嗒两声开了。
 
“我来看一下你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咂咂咂,开门见山。
“华子啊,我写论文写得快吐血了拉”斐从电脑前转身,椅子转得吱吱响。
“呵呵,我的论文也在写,集大家之所成。姐姐我赐你一句。大量粘贴大量删减。”华子说得有点眉飞色舞。
“我知道啊,就是写啊写的时候,发现有问题嘛!”
“简单拉,就是发现问题,分析原因,找出解决方法嘛。原因一般是法律不够健全机制不够完善等等拉。写论文嘛,就是集众人之所大成。不过当初我做挑战杯的时候,每个字都是自己敲出来的,四万多字啊,结果狠狠心删到一万多,自己写的字很不舍得删掉的。”
 
“嘘……”师妹的声音。
“睡着拉?慧子。”小华子的声音立马低了N度。
“咳咳……”其实我早就醒了,赶紧冒个小泡泡证明我还活着,然后继续假寐。
知道我没熟睡,小华子和斐相当默契地把声音同时上扬,讨论得热火朝天。说着说着,小华子忽然想起她还有三罐可乐在宿舍。想到我宿舍有三个人,刚好一人一罐,立马跑回宿舍去取。
 
三分钟后,当小华子拿着可乐出现在我宿舍的时候,我已经起床了,和斐看着我昨晚下载的短发图片。我俩边看边议论哪一种发型漂亮。
“给,零度可乐。”华子把手中的可乐全都分给了我们。
“你不喝吗?”斐问。
“我不可以喝,再说拉,这是特意留给你们喝的哦。”
“感动ing……说是零度可乐,其实还蛮甜的。”斐作势要飞吻被小华子阻止后,摇了摇手中的可乐。
我没喝,把可乐放在桌子上。早餐吃得太饱了,胃胀得难受。
“咦,你们在看发型啊!对了,我上次照的那辑艺术照,和这个有点像。”华子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照片。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问。
“之前跟你说过的啊,你应该有看过。”
“没有。”我和斐异口同声。
“好,好,好,我过去拿给你们看。”小华子屁颠屁颠地再次跑回宿舍。

不一会,艺术照拿来了。四个人围着看,赞叹声此起彼伏。华子的艺术照拍的很漂亮,有几张是穿旗袍照的,很有韵味,神情眉目恰似旧人。
“师姐,这个真的是你吗?美的跟明星似的,好不像你哦。”师妹忽然说道。
“像,像,像,谁说不像了。你不知道你师姐从来都很上镜吗?”真是的,师妹哪壶不开提哪壶,斐连忙使眼色道。
“对啊,对啊,师姐你真有明星相,怪让人羡慕的。看这一张,貌若天仙,惊为天人,小妹我今日有幸看到,庆幸至哉,庆幸至哉。”
“你们两个真逗。”看斐和师妹这样,我和华子狂笑。
 
“哦,对拉。你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啊?”小华子终于想起此番过来的目的。
“啊?”我和斐对视一眼,“可是早餐吃得太多,现在好饱耶。”
“哼,你们过分。”
“要不……”我看了斐一眼,“我们四只眼睛看着你吃。”
“……”有杀气。
“师妹,你该吃饭拉。整天窝在宿舍怎么行?对身体多不好啊,电脑辐射又大。你看外面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师妹你如此美人不该辜负老天如此好天气,怎么也得去饭堂招个蜂引个蝶啊。”我立刻把矛头指向师妹。
“对啊,对啊。青春年华易逝。咱师妹美得花儿似的,但是可不要做什么温室的花朵哦,要不就是霉女而不是美女咯。”斐也猛帮腔。
“好拉,好拉,吃个饭嘛。看你们一个两个,都吃饱了撑着是不是?”华子大人开恩。
“……”
“……”
最后?结果怎样?
当然是我和斐陪华子一起去吃饭啊。
与佳人共进午餐,是多少人的奢求啊!?

(三)柠檬·石榴·酸牛奶

 留了一年的长发,好不容易下决心要剪掉,只因忽然爱及了短发的清爽。

待我以壮士断腕的勇气闭眼跨进发型屋,发型师给了我两个选择,问我要直发还是电发。我看着发型师的笑脸,竟然想起《没有人会告诉你》书里的一句话:被人要求二选一时,应怀疑对方是否有隐藏第三选择的企图。
我给了发型师第三个答案,我既不想直发也不要卷发,就只想剪漂亮的短发。发型师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热情扑了一个空,心里松了一口气,我其实是如此眷恋长发披肩舍不得那一份飘逸。

从发型屋出来,同行的朋友想要去逛逛商业城看看有什么新衣服。平常的我是一个很不能也不太喜欢逛街的人,逛街超过一个小时脚就会生痛。这次我们竟然逛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收获还好。

我买了一套民族风的长裙,两件套,上衣的图案是蝶恋花,类似刺绣,下摆垂挂着很有趣的木珠,裙子长到脚踝,穿着摇曳生风。华子则选了一条韩版的粉色碎花裙,淡紫的圆领、宽边腰带、宽边裙摆,行走间,一圈圈晕轮的淡紫,乱花渐欲迷人眼。只有斐,什么都没买,两手空空。

回到宿舍,已是三点多。门一开,我就扑向久违的小床,大字型摊在上面。
“斐,吃饭的时候叫我。”
“嗯,到时一起去饭堂吃吧。你醒的时候就差不多吃饭的时间了。”
我于是沉沉地睡去。

许是逛街太累了,人憔悴梦难圆,梦中有伤心人,醒来泪痕未干。待睁开朦胧的睡眼,天色已黄昏。想不起梦中在哪里,有谁跟谁,发生怎样的故事,心却是微微的痛,痛得不明所以。

起床,到阳台捧水洗了一把脸。水是微温的,留有阳光的味道。凭栏俯首,楼下的十字路口,人来人往,学生三五成群地从宿舍向各个饭堂的方向走去。

肚子开始咕咕叫,胃一点点地在收缩。饿了,一梦耗掉了早餐午餐汲取的能量。

回转头,看到斐在电脑桌前静坐,师妹在床上支了张小桌做作业。环而视之,宿舍熟悉而又美好的宁静,心里有一种幸福的愉悦在蔓延。

“斐,几点了?我们去吃饭咯。”我兴冲冲地问道。
“你不会自己看啊!”斐怎么拉,声音里有一种透彻的冷。
“哦……”
看了一下表,六点过了。
“六点多了,你去吃饭吗?”我向斐问道。
静默。

“嘿,你去吃饭吗?”我以为我声音小了,又重复了一遍。
没有回音。斐动了一下,明显是听到的,可是不想回答。
这一刻我也没有深想,只是心里咯噔一下,热情熄灭了,有点受伤。那一个伏案的背影,静默,拒人于千里。
静,很静,可怕的静。
“那……”我小心翼翼地问。
“……外卖。”

我开始收拾东西,被子叠好,蚊帐挂好,桌上的书本资料整理好。给斐的杯子倒满水,穿鞋,拿卡,提着空空的水壶,临出门时说了一句我走了,然后掩门悄然下楼。

去饭堂的路是熟悉的,只是我现在一个人走,一路无语。我慢慢地走,双手环抱胸前,这是自我保护的姿势。
到了饭堂,转了一圈,打了三个辣椒,一个蒸蛋,一份酸豆角。

“四块四!”师傅敲了敲盘子唤醒了魂不守舍的我。
“谢谢!”向师傅歉意地笑了笑,嘟卡。

饭打回来,找个干净的角落坐下来,有一口没一口地吃。我开始深刻地反省。
出来之前怎么忘了问斐要不要打包呢?出门怎么没带手机呢?明知斐在埋头苦干写论文,怎么不等她一起去吃呢?外卖的话要很久,而且斐可能又会不吃饭。

后悔,深深地后悔,责怪自己太任性地赌气一个人就走了。斐肯定是写论文心情不好才会那样冷淡的语气,我什么都没说还怪她语气不好。买点东西回去给她吧,这么想着,回舍的时候绕到面包房买了一瓶斐最喜欢的酸牛奶。

出了饭堂,穿过水泥路的时候,发现前面行走的人群中有个身影好熟悉。咦,这不是……
“小……!”
“叫什么叫啊!”某人回头向我吼道。
被娟娟这么熟悉地一吼,我忽然心情很好。原来我也是这么自虐的一个人。
 
一路走,娟娟一边提着大袋小袋,一边喋喋不休地控诉刚刚遇到zi姐的情景,某人好奇她提着大包小包,打开袋子看的时候顺手拿走了唯一的一个柠檬。
 
“这样啊,是吗,娟娟,你去北亭买了什么水果啊?我看看,我看看。”玩心兴起。
前车之行后车之鉴。娟娟这回可学乖了,怎么都不让我看袋子。
“娟娟,你区别待遇,你偏心,你不公平。”我装着一脸委屈地控诉。
“哼!”娟娟一这个样子,就代表她心软了,典型的嘴硬心软的博爱型。
“看看嘛,你买了什么好东西,好吃的东西。”
“两个石榴,两个橙……”
“亲爱的,我想吃石榴啊,好想吃,非常非常想吃。”
“受不了你拉,自己挑一个。”娟娟看似不情愿其实心花怒放地打开袋子。
“那我要个小的吧。甜的大的留给你。”我还是很有良心滴。
“熟的这个给你吧。”娟娟,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感激涕零当中。
 
一路幸福地痴看着那个石榴,那个感动啊,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石榴柠檬果小,娟娟爱心无价。”
“石榴犹有吃完时,友谊常常存心底。”
 

  • 9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秋千瞌睡了秋千瞌睡了

    作者积分:1735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