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原创美文 >随笔原创 >文章内容

那十天的伤痛、震惊与无奈第五章

2017-03-30 00:36来源:美文网作者:点击:215...

        十七、晚上,照例来了两个领导,这两个领导据说来头不小,是一对夫妻,他们说是逛 街碰巧逛到这里,顺便来看看部下的。男的据说是快到A级别的老总,现在想起来应该就是所谓的大B了吧,还说他以前是大学教书的,现在都称他为冯总,四十多 岁的样子,女的也是B级别老总,姓李,都称他为李总。这两个人看上去很气派,男的带着金框子眼镜,大的金黄色的手表,挺大的金黄色的戒指,女的一身很鲜丽 的紫色,戴着挺大的两个青色的手镯,还吊着一对白金色的耳环,嘴里嚼着口香糖,头发盘在后面。我怎么看他们都不是晚上逛街的打扮。


我们照例坐成两排,我还是被推倒了前面。下面的事情就是我和那个冯总的过招了。

冯总先是说了一堆客套话,大意就是说他今天是逛街碰巧路过这里随便来看看,还有他自己虽然脱离了打地铺吃大锅饭的环境,但是他心里还在时刻关心着我们这些下面还在吃苦的兄弟。从他的话中我还了解到他的老婆李总就是从这个寝室走出去的,所以就更拉近了一层关系。

然后她就是专门针对我开始工作了。他似乎不经意的看了看我,说:“这位兄弟以前好像没有见过,是位新人吧”

我说:“是的。”

他说:“在这里面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是带着眼镜的,应该读的书比较多把”

我说:“我带着眼镜挺刺眼睛的吧,你们这里的人有一各共同的特点就是喜欢跟眼镜过不去,每个领导来跟我谈话的时候都是从眼镜开始的,只不过其他人都说我有四只眼睛却目光短浅,而你还没有这么说,可能也是因为你也戴眼镜的缘故把”

他说:“你的眼睛刺不到我,要刺也是我刺到你,他们在这里做了很长时间的人都很难看到我,你才来几天就能见到我是你的运气。”我觉得这个冯总很狂,我也没有采取强硬的对抗言辞,只是听着看他所什么。

他见我没有反应,就接着问:“我是四川人,你是那里的人呢”

我想试探一下他的虚实,我说:“我是湖北人,其实我们还有一点渊源。”

他说:“这就扯到清朝雍正时期湖广填四川的事情了其实也扯得有点远了”

我心中一惊,看来今天确实遇到了高人。我也喜欢和这样的人聊天,就接着就这个话题聊下去,我说:“湖广填四川湖北麻城市人最多,p.li还到我们麻城去祭祖。说不定你的祖先也在我们麻城,我们还是老乡哦。”

他似乎不太喜欢和我谈论这些话题,随便应付两句就把我的话岔开了。

他说:“不知道兄弟做什么行业的。”

我知道他是想把我从事的行业贬一顿,我也不会上他的道。

我说:“传统行业”

他说:“具体是什么传统行业,哪一个单位的”

我说:“我是搞文教的。”

他也不好再继续追问到底。又问:“你现在工资是多少。”

我知道不管说多少都会遭到他的鄙视,我说:“不多,在我们当地还算可以,但跟经济发达地区是不能比的。”

他又没有达到目的,又问:“你现在的存款有多少。”

我显得不太耐烦,我说:“这个嘛......不是很多......”

他说:“怎么,是说出来怕把我们吓到了,还是看不起我们。”

我说:“不是看不起谁,是怕你们笑话。”

他也不好意思在追问了,就只有自己摊派了,他说:“你知道我现在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我说大概有几万把。我是按他们课堂上讲的B级别收入说的,我想我说的应该是一个大家都能认同的数字,没想到他却说:“你也太小看我了,我说出来怕吓死你,我现在每月打进帐户的工资有四十六万,还不包括天狮总公司给的直接奖励。”

我虽然不相信,但我也没有和他在争辩,只是说了句:“那你一年不是有六七百万的收入啊。”

他居然说:“你觉得我有没有呢!”

我懒得做声。他接着道:“这点钱只够我喝茶的。”

我又问:“你其他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他没回答我,下面有人告诉我说:“人家冯总还有天狮总公司的分红,还有自己投资开公司呢。”


我想如果按他们这么一说,眼前的这个冯总每年收入应该在两千万以上。我说:“你有这么大的财力,怎么还呆在南阳这个小城市,你可以到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去发展啊,那里的空间更大,生活环境也好些啊。”

他说:“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个行业是个家族暴富行业,我现在成功了,我下面还有很多亲戚朋友还在滚地铺吃大锅饭,我要把他们也拉上来才走的安心啊。”

我恭维一句:“是啊 ,自己成功了还要为别人着想,这就是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

冯总好像觉得我有点上路了,就开始讲他的人身经历。不管他所说的是真是假,但他讲话时的语气表情是不会让人产生疑问的。首先他讲了他的读书的经历,他 小时候读书就聪明过人,十三岁就考上一所师范大学,十六岁毕业后在四川一所中学教书。后来觉得教书没意思,十八岁的时候再次参加高考,考上了西南政法大 学,本来是想搞政治的,结果还是留校当了老师。然后是工作经历,他两次大学毕业后留校当了老师,觉得没有意思,就辞工做生意,他做生意最辉煌的一次就是三 天赚了十八万,好像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最后是他进入这个行业的过程,他来了之后没有想要走,既然来了,就要把他高个明白,不然对不起耽误的时间和 车费。前三天每天学习到很晚,通过认真的学习与自己聪明的头脑的分析,他判断这是一个好行业,于是抛下一切去从事这个行业。

十八、他说得胸有成竹,气定神闲,丝毫找不到让人感到假、虚的言辞与表情,不由得人不 去相信他。我相信这里面除了我之外,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去怀疑他所说的话。我怀疑的理由是他为什么不跟我谈我感兴趣的东西,如果他完全不知道还可以理解, 但实际情况是他知道,比如开始谈到的湖广填四川的话题时,他很快把话题岔开了,这让我不好理解。唯一的解释是他今天来是有着明确的目的。

我似乎对他们一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有了更深一层理解,确实也不能怪他们。这种一环扣一环的洗脑有几个人能扛下来。如果我不是这之前就对传销有所了解, 我能扛到现在吗。如果是在十年前,我是不是会变得和他们一样呢。晚上我躺在地铺上,我想了很多,最后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先上线,然后让金勤和我一起回去 看我妈妈,回去后就对他进行教育。牺牲一点钱,挽救一个人是值得的。

20号,吃完了早饭,金勤问我感觉怎么样,有什么想法,当时她姐姐赵志琴也在。我说:“昨天那个冯总很厉害的,这里真是藏龙卧虎啊。他老婆李总真的是从这个寝室走出去的吗?”

她说:“当然是的啊,你以为我们骗你的,李总上去之前我们这里有好几个人和她一起吃过大锅饭的,你看她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我说:“看来这好像真是你们说的那么回事啊。”

赵志琴说:“你去贩毒抢劫也能发财,但是被逮着是要坐牢的,这个行业他们也管不了,还能短期内暴富,你说好不好。”

金勤笑着对我说:“你这人就是贱,总认为我们都是傻子,就你一个人聪明,现在你真正看到聪明人了把。”

来这么久我第一次看到金勤笑了,心想她也太好骗了,难怪这么容易被洗脑。我又说:“我想上线做这个,但我必须回家处理一下家中的事情,不然他们会找到你家去的。你也跟我一起回去看看我妈妈好吗。”金勤一口答应了。

我以为今天会让我出去,结果还是没有让我出去,反而来了好几个我没见过的人,都还比较腼腆,应该是新人。一会儿又来了一个领导,脸上一块胎记我记得很 清楚。开始还不知道要做什么,那个长胎记的领导来了之后才知道要在家里上课。这堂课上了整整五个小时,从上午九点一直讲到下午三点,我很佩服那个讲课的领 导,五个小时没上过厕所,没有休息过,不停的讲,只是偶尔喝点水。讲得内容是传销的四个发展阶段,当然他们是不叫传销的。

晚上,金勤和她姐姐又来和我谈话,了解我的心理动态,我还是装作对这个行业有进一步了解的愿望。她们叫我明天和她们一起去课堂体会一下。

十九、第二天,二十一号,我和她们一起去了课堂,课堂上讲的还是那四个发展的内容,也是讲了五个多小时。下午回来后,金勤叫我上线,然后和我一起回家看我妈妈。我说能不能先回家把事情处理清楚后再过来上线,金勤说如果我不上线她就不能和我一起回去。然后我就答应了她。


金勤把手机和钱包都还给了我,然后他们安排三个人陪我一起去银行取钱。一路上很多机会可以离开的,但我没想过要跑,只想着花点钱能把她搞回去。钱取到 之后,先要进行一个上线资格考试,意思就是说看我有没有资格做这个事情,如果我考试不通过还不能让我上线。考试的地方是在另一个家里,我们走了半个小时才 到的。到了这个家庭里面,里面的人个个都很热情。在这里我看到了金勤的妈妈,她说她就住在这里,我还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男的坐在墙角,一言不发,金勤的妈 妈跟我说:“这是我的表弟,也是这几天来的,还没有看懂行业闹情绪。”

没多久来了两个领导,他们就是所谓的考官。然后就开始考试了,参加考试的人做在中间,我发现这次参加考试的还不止我一个,有两个人。那个人三十多岁,看样子应该是农村来的,应该在前几天有着和我相似的经历。

两个考官很像考官,轮流问我们的问题,都是些很简单的行业内部的问题,我们当然能回答上来。考完后,一个考官宣布:“尽管你们有些问题回答的不是很令 人满意,但大部分的问题还是回答上来了。祝贺你们,你们考核通过,你们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直销商。”然后就是交钱,没有任何收据,我也没有打算要什么凭 据。交完2800元钱之后,下面的人个个都热情的和我握手,都改口称我为老板,他们说一个新的百万富翁又诞生了。

上线之后我就提出先和金勤一起回家看看妈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过来。金勤的妈妈对我说:“你怎么只上一套产品,你跟你家里的每个人都上一套,要成功一起成功。”

我说:“我现在卡上的钱都取完了,哪里有钱再多上几套啊,我回去把我工资卡带过来再上十套都没有问题。”

她说:“你现在跟家里打电话叫你家里打钱过来。”

我说:“我这么多天都没怎么接家里电话,说不定我家里就已经怀疑了,这个时候叫家里寄钱他们会寄吗,我这次回去就是要消除他们的顾虑,让他们在家里安心。”

他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我回家是零晨两点的车。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赵志琴告诉我她妹妹邀约了一个新人,晚上到的,现在情绪不稳定,她还不能走。我说那怎么办。她叫我在这里再 呆几天,等金勤的那个新人稳定下来再一起回家。我的心凉了,我说那我就自己先回去。她们知道如果再把我留在这里可能会激起我的对抗情绪,前功尽弃。

赵志琴亲自把我送到火车站,还在餐馆请我吃了一顿,喝了几瓶啤酒。她反复告诉我回去看看就马上过来,不要在家呆得的时间太长了,我当然一口答应她了。她一直陪我到上火车的那一刻。

两点,我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二十、22号上午十一点,我到家了。十天没有看到父母,时间并不是很长,但这次却有种 沧桑的感觉。爸爸告诉我他和舅舅到南阳去过一趟,还报了警,但是派出所说在南阳这样的事情很多,要有具体的位置他们才出警。后来没有办法,他们在南阳呆了 两天就回家了。爸爸还说如果我还不回来,他就准备到浠水她们家去一趟。整个事件妈妈都不知道。


爸爸叫我不要再和金勤联系了,说她们做得太没人性。我说她们也是受害者,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她们只要醒悟过来还是好人。

爸爸对我的观点有点不满,他认为别人这样对我,而我还替别人说话,说我没有骨气。不管怎么说,爸爸的气愤我可以理解,金勤对我的伤害,我也知道她不是 恶意的。晚上,金勤打电话过来了,爸爸接的电话,他说我在医院照看我妈妈,要她在一个星期内回来。我知道爸爸这是给我们最后的机会。后来赵志琴又打电话过 来,还是爸爸接的电话,爸爸还是很强硬的态度。后来他们多次打我的电话,都是爸爸接的,她们态度越来越不好,甚至开始骂人,我也很心痛。后来我接了电话, 他们就叫我赶快回南阳。我说我妈妈病的很重,暂时不能去。她们就说我在骗她们,说我不讲信用。我怕更多的人被害,我就跟金勤的一些朋友说了,当然没有直说 她在做传销,就是告诉她们如果金勤叫她们去南阳就千万别去。后来不知道怎么金勤知道这事,就经常打电话发短信骂我,很难听的。

我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是该继续爱她,还是该恨她,我自己都很难说清楚。

打传防骗公众号:zgfcx-110

微    信:18317948005

Q     Q:523243280

邮     箱:huangyi023@qq.com

总编辑:黄义


  • 0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作者积分:10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